偷欢之女

changwen2014824
摄影/UPON

瞻瞻看起来很快乐,她很像一种小女人的标本,喜欢在网络上发美食,喜欢说自己没控制住又吃了好多。但下一张肯定是她穿着新衣服,欣然自得在镜子前的消瘦留影。她看起来绝不超过90斤,身材娇小,态度怡人,有种天然的亲和风度,你很容易跟她搭上话,即便是一个最不善谈话的人,也容易跟她找到共同话题。但即便你是她最熟识的伙伴,得到的谈话内容依旧一样。

在谈论完美食和衣服后,话题很可能会陷入僵局,你无法跟瞻瞻讲点什么震撼人心的话题,她总是迫不及待地从沉重中逃出来,娇嗔地说:哎呀不要说这些啦。这时离她最近的男人通常会有一小片区域迅速酥麻。除了小女人的味道,在饭桌上,她又有一种女主人的气场,总是尽职尽责让每个人面前的碗里装满菜,为什么要做这些?她只是习惯性地好客,习惯性让人感谢自己,习惯性地找到一种存在感。

没有人了解真正的瞻瞻。她从不跟别人说起自己在五年前已经结婚,几乎每个朋友都以为她单身,像这个城市里无数单身女人一样,用闺蜜与饭局打消寂寞与孤独。她迫不及待地出门,是为了躲避她的丈夫,从高中时代开始的恋人,历经7年波澜不惊的感情,顺利结婚买房。他们的婚姻如此稳定,想不出一丝可以瓦解的理由。丈夫年轻,忠诚,对她一如多年前的死心塌地。可是早在几年前瞻瞻已经不满足这样的婚姻,她老公毕业后就开始迅速发胖,尽管有时候也下决心说,我要减肥,我要健身。但他依旧胖得如火如荼,他对吃并不怎么热衷,那种肥胖多半是因为生活安定,不需要忧愁所能积攒起来的脂肪。

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的性生活早就像周末的大扫除,没有人情愿,但不得不做。某一天晚上,她发现躺在沙发上翘着双腿吃薯片的男人,看上去像头十足的猪。她立刻撒了个浑然天成的谎,一个老同学出差路过,要出去请人吃饭。她丈夫毫无意见地点了点头,问她需不需要我一起去?不过你们女人的约会,我可不想掺和。

瞻瞻获得这样的自由,开始需要另一种自由,女朋友无法满足她的需要,必须是一个男人,一个年轻有活力的男人。寻找这样的男人轻而易举,她身边总有跃跃欲试对她表达好感的男人,她忍不住感谢上苍,起码自己有一个粗心的丈夫。

新男朋友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他们很快就像一对热恋情侣,天天约会定期开房,在需要跟老公大扫除的日子,瞻瞻撒谎自己需要出差,或者最近需要休息,又或者她只是想要空间。对于小男生来说,女人和社会是一个同样硕大的谜。她很喜欢这样的角色扮演,回家,她是贤妻,出门,她是另一个人拼命想捏在手里的爱人。

她见了小男生的父母,一对谦和有礼的中年夫妇,她极尽礼貌,俘获了这对父母最大限度的好感。她太明白长辈们需要什么,也明白自己的角色要求。她的人生哲学便是,让每个遇到她的人,都喜欢她。如果说她唯一的缺点,便是不懂得拒绝。就像她不拒绝丈夫的求婚一样,她也不能拒绝一个小男人兴高采烈地带她去见家长。唯一让她不满意的是,小男生在床上始终过于粗暴猛烈,他急切地想知道自己的表现,不停地问,感觉怎么样?善于表演的瞻瞻在床上有点缺乏耐性,如果这一切跟家里没什么两样,她怀疑自己出轨的理由。

他们很快就结束了,只需要多出几趟差,瞻瞻发现小男生已经有了新的情况,她退得十分顺利,唯独男孩的母亲不知道哪里搞来她的电话,抱怨最近怎么不去家里坐坐?瞻瞻当时正在家里和老公看电视,她镇定自若地谈笑风生:阿姨我们早就不在一起了呀。电话那头继续抱怨:我蛮喜欢你的,他现在交的小女孩太不懂事。这边打了些太极,完美收场。

丈夫倒是问了,谁呀?瞻瞻答:一个以前的邻居,想让我给她儿子做介绍,好笑吧?我都不记得她儿子长什么样了。

她已经有了新的对象,一个不同部门的同事,这回,她先跟人坦白,我结过婚了。当然,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她的丈夫不能给她带来任何的愉悦。男同事跃跃欲试,对成年男人来说,少妇远比少女有魅力。

他们一开始还隐藏着地下恋情,后来逐渐有公开的态势,一起出现的场合越来越多。瞻瞻真是奇怪的女人,她总是表现得很坦然,当有人开他俩的玩笑时,她立刻接下话头,证明你说的全都没错,我们的确是对关系非一般的男女。

男人怕了,某一次瞻瞻在公司牵住他的手,他第一时间甩开,说:不要这样。她在旁边看了一眼:怎样?男人此时恢复了普通同事的面目,又往旁边挪了挪,答:我说,别这么明目张胆。她笑了下:可是全公司上下都知道我们关系很好。

她没想到的是,出差消失一段时间的男人,回来时宣称自己有了新女友。消息相当沸腾,连她丈夫也有所耳闻:听说你那位男同事找了个女朋友?瞻瞻沉静得如一潭水,点头说:对呀,不知道他怎么速度那么快,而且刚找就请大家吃了一顿饭。丈夫继续问:是什么人?瞻瞻无可无不可地答了句:不知道,他请吃饭没叫我。她觉得男人真是多虑,居然以为自己这么破釜沉舟,是为了找他接手。

是这样的,男人总是比女人多顾虑。而瞻瞻认为,一切事物都有自己的走向。起初,她的确有种渴望鱼死网破的挣扎,后来才发现,尽管一切做得如此明显,她丈夫从不会相信她有这种能力。他一定以为,自己还是高中时那个偷偷初恋的女生。她在这段婚姻里兀自成长,终于成长为了一个游刃有余的女人。

她依然保持着一张热络的面孔,依然会为一块蛋糕大呼小叫说:好好吃啊。她的丈夫开始给她准备结婚七周年礼物,小情人则在半夜偷偷发来消息:喂,今晚要不要出来?

即便在这种时候,她也不会有猛烈心跳的感觉,支使老公出去切盘水果,然后她进卫生间打了个电话,以无限慵懒的声音说:我正在曼谷出差呀。

(文/毛利)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