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相思留给岁月作揖

摄影/桃七

又是一年七月,又一次相遇离别。一把油纸伞,应是多情的雨季,冷淡的雨。一时竟想不起要为什么诵吟,亭台轩榭,良辰美景,诺了的或许也只是前世不曾兑现的誓言。

一如第一次的相见,连落叶也是美的,几近深秋,所有的一切都显得泛黄。等来等去,却见四季轮回,行人辗转。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凤凰亭楼,青鸾锦殿,却叹罢无处歇脚。岁月静好,长安静好。捻花香,春画堂,寒鸦凄鸣,允了浮生一场霜。今宵作别,何时相见,留得思念,寸寸断肠。

把相思留给岁月作揖,轮回的转角,何曾相遇,一盏陈年的普洱,徒留的是淡淡的清香。雨露初绽,蒹葭刚好。百年以后,连带着相思的岁月都会被时光蒸发,被日月风化。我只能呆在冷冷的闺房,瞭望青鸿孤雁。

江山一代,帝王无情,信手史书,一个个王朝,后人能看到的,不过是风景如画,落雁归家。他们可曾苦?只能憋在心里,待寒夜归来,低低啜泣,曾经,还只是仗剑天涯的少年,满腔热血,望沙场打马,归来自是风光无限的好儿郎。如今,金銮殿,豪华万千,为何心不甘,情不愿?沧桑过后,我已归去,那史书一册,也该伏笔合上了。一滴血,融入土地,此生就此作罢,错了也都错了,对了也就对了。寻觅了一生,也只带走了一躯空壳。

谁主沉浮,入土扶苏。喝茶也会醉吗?为何已泪眼模糊?风雨一夜清浅,且共我从容。执念太深,要三生释怀。

风铃还响,他还在走,走过了三国,走过了明清,春秋没,江山灭,良辰美景,虚设一场。这无情的岁月呵,该用什么祭奠,带走了代代人,剩后世嗟叹。

莲,是用泪水浇灌,才是清莲。无论年岁多久,都是淡淡的一点影子,清莲,是用墨画不出的。勾皴点染,华韵不及一缕炊烟悠长。我爱莲,更爱清莲,我知道,他懂得我的悲悲喜喜,我亦懂他。

纳兰似乎也是一朵清莲,不许点染,自是风景一处。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红尘,躲得过躲不过,都不是自己说了算,纳兰亦不能,一本词,我读到的是情字一许,而他的心,留给历史揣摩。

古韵最是凄冷,古风最是惆怅。我愿把自己融入古风,愿同他随风走过今朝明朝。我要把相思留给岁月作揖,把心情留给历史揣摩,苦乐跨不过今夜一时一秒,任其飘渺。

(文/梦里花开)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