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并且永远在路上

changwen20151217

排队一天,终于拿到了美国VISA.听到签证官说“你通过了”的时候,心里很兴奋,但更多的是平静。

第一次听说CalArts的时候,还是大一新生。不止一个老师,不止一次在课堂上播放CalArts的学生作品,然后抑扬顿挫的说:“你们看看人家……”

从那时起,我就很想成为那个“人家”。

总觉得自己是个自我的人,比起享受生活,我更喜欢把时间和资源都投资在自己身上。我想有更多提高,想学习更多的东西。我很想很想去CalArts,去念动画研究生,但是那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想也不敢想的梦。那是所迪斯尼创办的学校,这个星球上最好的动画学院,所有动画人的dream school,培养出的人才包括蒂姆伯顿,皮克斯的创世人等等,录取率低于1%,而且还从来没有中国人从内地被CalArts动画MFA录取。(只有台湾有人被录取过)

于是,这个梦想最初就像一个小浪花,在溅起几点波澜后,与我擦肩而过。

大三的时候,偶然的画了一只兔子在网络流传开。慢慢的有人来采访,慢慢的有人来合作,慢慢的感受到世态炎凉,慢慢的身心疲惫。在毕业之前,我如释重负的和时代华纳达成协议,以后由他们来主理发展兔斯基。这个时候,我想到了我曾经的那个梦想,于是我向公司提出,除了这项合作,我还想要一个个人发展的空间。公司非常爽快的说我可以过去香港学习工作,参与他们的一个亚洲年轻艺术家的培训计划。我很开心,首先是自己有了机会学习,就又机会提交出更有说服力的作品;而且如果想申请美国的学校,有在美国公司工作的经历会加分很多;其次家里经济条件一直不好,为了交我的大学学费积蓄已经都用光,而加州的学费近年一再翻倍;虽然自己以前有一些积蓄,但是那些要用来保障家人的生活维持,自己想去念书就必须再挣……当然,这一切都还是建立在设想之上。很想很想去CalArts,尽管这个梦想对我来说,还是一个非常遥远的存在。

时间飞逝,我在香港工作了两年,也对时代华纳,对Turner(时代华纳子公司)有了更多认识。不管是从架构,环境还是待遇上来说,这都是一间非常优越的大公司。第一次办签证的时候,美国签证官拿着我的工作证明向周围人展示:“Look,she`s working at CartoonNetwork~!”……公司里的待遇和环境也非常好,每人配备电视,楼下有按摩椅,可以聊心理医生,每天不用打卡,工作时随时可以出门找灵感。公司的模式和业务非常专业,工作时可以感受到每一个部门紧密的结合,所有人一步一步的完成出一个个完美的项目。周围的同事都非常有趣非常善良,经常轮流请客吃下午茶,一起骑车爬山。我在这里拥有很多温暖的回忆,也是在这里认识了Julie,Harold,Anthony,Johnnie,Vivian,Steve,Choi,Felice,Sharon,Kei ……整个CS的团队。有时候我都想,我还要不要去上学?即将上了学,Turner也是毕业后工作的好选择之一。我甚至又想,不如就这样下去,好像也不错。

但是,人生只有一次,很多机会,失去了就不会再来。我抬起头,看到我的梦想就站在不远处的地方。

2010年年中的时候,我提交了辞职信,计划2个月后回北京,同时也开始准备申报学校。

以前因为平时自己总是自动加班,所以周六周日总是要睡足两天才能缓过来。那段时间,每个周五晚上或者周六一早我就坐2个小时地铁去深圳上周六周日全天托福班,晚上就睡在附近的小旅馆或者亲戚家里。我一直引以自豪的从不起痘的皮肤也从那时起永远的离开了我。(去年来过《卯个人1》签售会的朋友是知道我当时皮肤是很差的)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多,9月回到了北京,立刻出书,签售,去台湾去南极,考试的事就耽搁了下来。从南极回来时是12月底,距离报名截止只有一个星期,我打印了自己的作品集,加上已经出版的4本书,一张光碟邮寄了过去。同高考只报叻传媒大学一所学校一样,我只申报了CalArts一个学校。我想找学校就像爱情一样,属于“我的眼里只有你”,其他地方对于我都没有意义。

提交邮寄了申报材料,等来等去,终于等到了视频面试的一天。我在上千人的会场里演讲过,但是那天对面只有一个人,我却紧张了,只是因为那个人是CalArts的招生办主任。问过一些问题后,老师问你有什么问题要问吗?我说那你们会录取我吗?老师笑了,说要和其他人一起商量决定。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三个星期过去,许多学生开始收到拒信和OFFER,但我却杳无音信。结果查了之后得知,我本来已经在录取名单上,但是因为没有提交托福成绩,老师觉得很为难……我立刻去报名了托福,没日没夜复习了一个月,每天以30分钟为单位睡觉。那个“24小时守护神”的外号也是那个时候得到的(基本24小时都不睡觉)。实在觉得很困很累想停下的时候,就拿出《Tim Burton`s Art》翻看激励自己。我很想很想去CalArts,终于有一天,我站到了我梦想的面前。在托福成绩提交完毕的第二天,我收到了CalArts动画MFA电子版的录取通知书。

回到北京的这不到一年,也不算太虚度。我去了南极,印度,台湾各一个月,拍了2万多张照片;出版了2本书并且全国签售两轮;在杂志开旅行专栏;和两个服装品牌设计合作T恤;复习考了托福;开始尝试新的风格来发展自己的新形象雪人Bill.

去年回到北京的时候,有人问我:你有什么梦想?

我说,我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可以站在我想去的地方。

我常常想,一个人离他的梦想有多远呢?也许当你一步步走向梦想的时候,梦想也一步步走向你了。

谢谢Julie长期以来对我的帮助和关怀;谢谢副总裁Ringo和我的老板Harold给我写推荐信;谢谢同事们;谢谢期间遇到的许多合作人和合作伙伴,给我提供了很多好的机会;谢谢关心我的朋友们;谢谢大力支持我的粉丝和读者们,给我许多建议和鼓励,能让我在许多个安静的夜晚,一条条看着来信和留言。

最后,也谢谢伤害过我的人,是你们让那个懦弱脆弱的MOMO,永远的消失了。

当我实现了我的梦想之后,我又拥有了,一个新的梦想。和上一个梦想一样,现在对于我还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但在不久的将来,我相信我会再一次站在梦想的面前。

活着,并且永远在路上。

共有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