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离去的孩子

201431

中南海,《我去2000年》蓝色沸点,我的生活。还有台灯。

麦田中,天真的孩子捧着CD,天空依然阴霾。他想离开,他不能离开,逃出了生活,又如何逃出心灵的禁锢。远方的天是蓝的吗?远方真的没有夜吗?孩子是可怜的人,没有梦,没有理想,孩子得守在父母为他设计好的路边,等待下一班地铁把他带到一个他并不想去的地方。孩子很恶心……

街上的人群忙忙碌碌,他们不会注意到那个捧着CD的孩子。孩子的眼睛没有地方落脚,到处都是令他恶心的东西。孩子闭上了眼睛。等待梦的到来—孩子知道总有一天梦会来的。梦没来,地铁来了孩子被妈妈牵上了地铁,车厢里的每个人都努力的睁大眼睛盯着某个地方,孩子发现他们的眼睛闪烁着幽幽的绿光,孩子害怕了,害怕自己的眼睛也……孩子使劲的捂住自己的眼睛,在车厢中胡乱的冲,撞,孩子头破血流了,没有气力了。

孩子倒了车厢中,安静无声的,CD依然在他的手中。孩子终于开始做梦了,在遥远遥远的麦田中,有人在召唤他,想风一样,孩子离开了,带着他心爱的CD。

……

不说话,只沉默,这平淡的生活,这不快乐的生活,我的9W台灯。

——推荐专辑:朴树《我去2000年》(文/转)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