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青春

201454
摄影/C.陳

回忆里,青春,淡淡的,总是让人感觉,深刻却很短暂,绚烂却稍纵即逝……不由得想到了烟火,用粉身碎骨的痛来完成美丽的绽放,是一种遗憾,也是一种美。

又有什么突然就触及内心隐藏的风景,不然怎会前一刻欢笑,这一刻却忧伤了呢?习惯了沉浸年华,习惯了无声怀念,习惯了路过错过,也习惯了彼此淡泊。

只是,免不了,还是会偶有怀念,怀念某个地方,怀念某些人,怀念某些事。

不得不说,人生有的时候真的很嘲讽,说好了的要一路相随,说好了的一起去看五月天的演唱会,说好了的不管什么情况下都不会丢下彼此,甚至不敢再问一句“说好的幸福呢”,就不知怎么走着走着就散了……

一个转身,便是山长水阔,各自安好;一次别离,便是天高地远,杳无音讯,真切的应了那句“一别就是一辈子”,甚至,是几生几世。

为了圆那个只有自己还记得的梦,去看了场五月天的演唱会。

阿信说:“如果世界末日了,你只能打最后一通电话,你会打给谁?”没有任何思考,那人出现在我的脑海,像一直都在那样,一颦一笑,浮现在眼前,伸手,却又是镜花水月,雾里看花,遥不可及。

不觉,笑了。某些人,像坏习惯,戒不掉,也改不了。

以为可以不想不念,以为可以忘的彻底,以为可以随风飘散,以为可以……

终究只是以为,听一首歌会想起某个人,路过一片似曾相识的地方会想起某个人,看一些约定的景也会想起某个人。想起就想起了,只是想起了,连问候都不敢,过了青春,连爱都无声息的苍老了。

同事说,其实他们都看不透我。当时我只想问自己,那些年,你看透了吗?咧着嘴笑声爽朗的那个男孩,纵情在你的青春,那么肆无忌惮,你还记得吗?

那时候的爱情,其实就像午夜绽放在黑色苍穹的灿烂烟火,我们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周遭,就一个不经意的,华丽丽的给了我们一个背影。连同再见那句话,都被活生生的咽了回去。

嫣然回首,发觉自己有太多的不舍。

舍不得亲手葬送青春,舍不得亲手葬送昨天,也舍不得亲手葬送疼痛。

有些时间了,浓缩在数百个日夜的浓情,谁懂,我自果断的说,谁也不懂?累的时候,寻一方宁静祥和的心境;想的时候,觅一空你晴我晴的心情。

曾经的时光似流水一般渐行渐远,心中的情愫却是依然,花开花落、岁月流转,风可带走残云、云可以遮蔽明月,只是,有些事再也回不去,那流年里失去的青春,逝去的爱情,再也不会回来了。

也似乎明白了,事事非非,爱与不爱,其实真的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

一场流年,一场烟火;一场青春,一场疼痛。

该庆幸的是,我还是是我,或许颜色不再那么青涩,或许时常朦胧,迷失自己的双眼。任时光逐流,穿梭一场风花雪月,姹紫嫣红般逝去。

若年,可以再见。

我会微笑着,对你,也对自己。写着沧桑的脸庞,不再游离的眼神,纵情在岁月的浪潮。

你却早已不是你,你写在葱葱郁郁的校园,写在布满粉笔灰的教室,写在走过很多次的林间小道……

倘若青春的枝枝蔓蔓可以剪裁,我定要锦墨三千,华丽万丈,镌刻自己的一场烟火。只是,定不会再去相信你的似曾相识了。

(文/岁末微凉)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