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日子

2014625

2009年6月25日,一代天王迈克尔·杰克逊离世,年仅50岁。他是歌手、是舞者、是流行之王、是这个时代的最伟大艺术家。他也是世界上支持慈善机构最多、捐助额最高的艺人,一个人支持了39个基金会。他说:因为音乐,我将永生。

最后的演出合约

住在卡洛伍德大道上的豪宅之前,杰克逊因经济原因失去了他那所举世闻名的童话巨宅“梦幻庄园”,他和孩子们主要住在拉斯维加斯。

2008年的万圣节,AEG演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兰迪·菲利普斯来到杰克逊下榻的酒店。交谈期间,菲利普斯看见杰克逊的孩子在酒店的房间里面快乐地打闹玩耍。就在这次会面中,杰克逊第一次告诉菲利普斯他想要回来工作。

迈克尔说他和孩子就像流浪汉一样,所以他想给他的孩子在洛杉矶买个房子,想给他们一个住的地方,一个好的环境,一个可以真正称之为家的地方。菲利普斯在出庭作证时提及到这次见面,他说迈克尔和他都非常地激动,“我觉得很让人泄气,堂堂一个超级巨星,居然无法赚钱买到一个房子。”菲利普斯出庭时说。

2009年1月,杰克逊的律师和AEG签下演出合同。而杰克逊住进了卡洛伍德大道上的豪宅,是AEG帮他预付的房租。

最后的新闻发布会

2009年3月5日,迈克尔·杰克逊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伦敦演唱会的消息,台上的他光芒四射,然而事实上,这个“成功”的发布会一路“险象重生”,甚至一度被认为会“胎死腹中”。

菲利普斯出庭作证时讲述了这个“奇迹”———就在发布会的前一周,杰克逊因为经纪人托梅要拍卖他的物品,一气之下“人间蒸发”。菲利普斯心急如焚,但是还是决定硬着头皮进行下去。结果在3月4日,杰克逊同孩子们、托梅、一个保镖和一个保姆抵达了伦敦。

在焦急的等待后,菲利普斯却得知一个让他更为崩溃的消息———迈克尔居然喝醉了!

法庭上,菲利普斯回忆说杰克逊在迷迷糊糊中说出了自己内心的忧虑———他担心没有人会来新闻发布会,一切都会成为一场闹剧。然而事实上,在O2的场馆里聚集着3000名粉丝,350家新闻媒体,他们在焦急地等待杰克逊出现,甚至有许多人在头天就架着帐篷等了杰克逊一夜。

到达O2场馆后,看着临时写好的台词,听到千万粉丝充满爱意的呼喊之后,迈克尔·杰克逊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刚开始他还有点驼着背,但当他走过幕布后,他就变成了迈克尔·杰克逊,”菲利普斯说。

最后的演出排练

27年来,卡伦·非一直是迈克尔·杰克逊的化妆师,在得知50场《This Is It》的演唱会安排之后,曾参与过迈克尔三大世界巡回演唱会的卡伦感到忧心忡忡。“看到这个安排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做不来,他大概只能坚持一周。”

卡伦提及有一次迈克尔把自己锁在家中的浴室里,拒绝到现场排练。AEG演出公司负责制作的保罗·贡加韦尔非常生气,决定要用一切手段把迈克尔弄到排练现场来。她当时听到贡加韦尔在电话里对迈克尔的保安激动地大喊:“把他从浴室里弄出来!你有钥匙吗?用什么方法都行,把他给我弄出来!”

她在作证时候还说,在6月中的一次排练,迈克尔非常难受,貌似还受到了惊吓。“我在他旁边的时候,他就一直重复着对自己说很多话,他不断地重复‘为什么我不能选择?’”

最后一天

关于迈克尔·杰克逊死亡当天寓所里所发生的事情,蔡斯已公开叙述过多次,而在这次的索赔案诉讼中她又再一次提及。

屋子里的安静被莫里医生惊慌失措的叫声打破———他大喊着叫蔡斯(杰克逊生前聘用的厨师)和普林斯,还有保安来帮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莫里没有叫任何人打电话叫救护车。直到管家开始哭喊“杰克逊先生可能死了”时,蔡斯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说“你可以觉察出屋里的能量都变了。”

普林斯和帕里斯的尖叫声响起,他们不断地呼喊着“爸爸!”闻者心碎。蔡斯把孩子们的手握在手心,开始祈祷。随后护理人员赶到,保镖阿尔瓦雷斯让蔡斯带孩子离开房间,“他会没事的。”阿尔瓦雷斯告诉她。

在护理人员和莫里医生给杰克逊做复苏术时,帕丽斯试图靠近父亲。

“当她试着往楼上走时,我们拉着她的脚踝,她一直喊着‘爸爸,爸爸,爸爸!’”

再也没有了回音。一颗巨星寂寞地陨落了。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