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

2014228
绘图/阿山

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看见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翻过去山后面,你会发觉,原来没有什么特别。
from《东邪西毒》

READ MORE

不喜欢说话却每天说最多的话

2014227
摄影/Derekkang

我不喜欢说话却每天说最多的话,我不喜欢笑却总笑个不停,身边的每个人都说我的生活好快乐,于是我也就认为自己真的快乐。可是为什么我会在一大群朋友中突然地就沉默,为什么在人群中看到个相似的背影就难过,看见秋天树木疯狂地掉叶子我就忘记了说话,看见天色渐晚路上暖黄色的灯火就忘记了自己原来的方向…

from郭敬明《左手倒影,右手年华》

READ MORE

你从远方来

2014226
你从远方来,我到远方去,遥远的路程经过这里。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
from 海子《黑夜的献诗》

READ MORE

每想你一次

2014217
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
from三毛

READ MORE

冰冻棉袄

2014216
摄影/pandalam

在那雨雪肆舞的冬晓/谁撕破了我的棉袄/心很冷/谁知道/陌生的容颜/冷冷地笑/卑贱又狂傲/我无处可逃/我在孤冷地发烧/恍惚一梦/我去外婆桥/上帝在为我祈祷/谁给我暧昧的怀抱/谁借我悯恤的棉袄/我傻傻地笑/无所期待/无可乞讨/还是冷冷地死掉/在那冰冻的孤岛。

文/JingJ.Gao

READ MORE

你好,再见

2014215
摄影/陈觉

我知道,那些夏天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代替梦想的,也只能是勉为其难。我知道,吹过的牛逼也会随青春一笑了之。让我困在城市里,纪念你。
我知道,那些夏天就像你一样回不来。我已不会再对谁,满怀期待。我知道,这个世界每天都有太多遗憾。所以,你好,再见。

from宋冬野《安和桥》

READ MORE

碎在雪后的絮语

2014213
照片/JingJ.Gao

我穿着黑色的风衣,站在零下的风吹过的风坡上。零下的风凛冽的吹,撕裂着每一片飘落在风里的雪花。看着一片片雪花落在我的手心,然后就看见了融化的样子。那像是一种幸福的死亡。站在雪地里的星星主说,寂寞的人不会是雪花,而是数雪花的孩子。数雪花的孩子说,每一片雪花的絮语在雪花融化的时候就一齐碎在了零下的风里,碎在了这个零下的风吹过的雪后。

很多喜欢下雪的孩子,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我会看到他们一个人孤单的站在雪地里,抬头看飘雪的天空,还一脸寂寞的样子。偶尔我也会一个人站在一片雪地里,像是站在雪地的星星主。只是不会被人看到,因为那一定只是在有落雪的夜里。

不只一次的想过,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下雪时的样子。我在想像着,一个人穿着黑色的风衣,站在黄昏寂寥的城市街道,抬头看天空飘雪,雪花落在他凌乱的长发上的样子。我想,那时的他,应该是很寂寞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寂寞地想起这样的画面,只是感觉很喜欢。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也是一个人在那个陌生的城市,下雪时的样子肯定会是那样的。只是那时,我是不是也会寂寞呢?听说喜欢数雪花的人是寂寞的。

虽然很想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看场雪,只是一直没有能够,或是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了,却没有下雪,甚至都不是下雪的季节,或是下雪了,却正好地离开那陌生城市的路上,只能遗憾着离开。

昨天夜里也下了一场雪,并没有看到雪飘的样子,只是推开门发现白皑皑的一片雪。虽不是很大的一场雪,但也总算是有了,却并没有想像中的那种兴奋了,只是忽然的想起那个陌生的城市,不知现在有没有雪。后来听到天气预报,说全省都下雪了,那个陌生的城市也有,而家里的雪却是下的最迟、也是最小的。

走在雪地的路上,看到一群孩子们在雪地玩耍。我想他们应该是最开心的吧,就算偶尔他们摔倒在雪地里,而哭泣的样子不会让人看了难过的。想起自己在小时候的样子的,只是现在长大了,却有了很多的不快乐,也变得忧郁起来。什么也没有去做,却已感觉真的很累了。

还记得有一年的冬天,也是走在有雪的路上,遇见了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陌生人。很奇怪的一种感觉,其实每天都会和许多不同的陌生人遇见,然后就是擦肩而过的离开,甚至不会去说一句话,也不会听见彼此的倾诉,而只是一个简单的过路者。而那天我却注意到他,也是很高的个子,只是一头短发,很干净的一个男人。而那天的我是穿着黑色的风衣,也是很高很瘦的个子,只是一头凌乱的长发,很邋遢的样子。和他近了,竟然能够听到从他的随身听传来很吵的摇滚,是金属碰撞的死亡声。我不会想到一个干净的男人也会喜欢那种死亡的摇滚声。他忽然停不下来问正走过他身边的我,某条路该怎么走。竟然很沧桑的一种声音。然后我知道了,他是一个旅行者,他一直不停的走在某条路上。我不知道现在那个喜欢摇滚的干净男人,是不是还走在某条路上,而那条路又是否也被飘落的雪覆盖着。

突然也把自己的MP3定格在那些金属碰撞的摇滚的音乐上。听着摇滚走在雪地里,很喜欢那种雪踩在脚底融化而碎的声音。感觉那些碰撞的摇滚声和这些飘落的雪花一起,被这零下的风凛冽的撕裂,就是这种很破碎的声音。

就在这场雪融化的时候,忽然的想到这也是今年的最后一场雪了。也许等这场雪融化了,这一年也就真的过去了,而转眼又新的一年开始了,却感觉也就只在一恍惚一转眼之间。甚至不敢去回想这过去的一年,因为才发现这一年中自己什么也没做。而自己却也就真的这么又老了一年。

真的一恍惚一转眼,想起以往每一年的除夕夜,也就是每一年的最后一个晚上。那天晚上应该算是最热闹的,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大人们坐在一起谈论着过去的一年,而那些放烟花火的孩子笑着说又长大了一岁。

还是很清晰的记得,去年春节联欢会结束时的画面。荧屏上的主持人说:“明年再见……”。结果真的只一转眼间又再见了。很快的那些主持人们又要站在台上,说“新年好”。

记得有一年的年末,也是一个有雪的夜晚。我们还是一群孩子。站在雪地里放着烟花火,都在很开心自己又长大了一岁。而如今真的长大了,只是那群在雪地里放烟花火的孩子呢?他们又躲在了哪里?怎么却躲在了哪里?怎么却躲在一个人的角落,看着天空划过的烟花火,然后也从脸上划过一丝淡淡的忧伤。是谁说过一日没一日,一年老一年。原来是真的。

听说那些看我文字的孩子们,会在某一个不经意的瞬间,某一个黑暗的角落里流下眼泪。还传说有个地方是经常飘雪的,那里的人和雪是最有感情的。不知道那里的人又会不会哭泣,即使哭了又会不会掉眼泪。也许眼泪也会结成冰的,就像传说中的泪石一样,很晶莹剔透的样子。

寂寞的人应该是喜欢幻想的。幻想着他自己的故事。只是他不知道怎么才能把这个故事说给别人听。他只是一个写故事的人,而不是一个说故事的人。

很多和我一样的人问过我,他说站在雪地里的爱情会是怎样的?我摇了摇头就沉默着不说话。

站在雪地里的公主,穿着她的王子送她的红色大衣,跳完了最后一支舞。她不知道她的王子有没有离开他的城堡,是不是正往她的雪地赶来?她看到落在她手心的雪花就那样迅速地融化了,像她的泪水。她也终于不再相信雪地里的童话爱情。美丽的公主脱下了她的红色大衣,把它丢在了雪地里。她就要离开这块雪地了,是的,她等的太久了。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还会迟到,还迟到这么久都不出现,她真的就要走了。忽然地像是听到了谁熟悉的声音,那声音像是来自遥远的城堡。那声音飘渺地和雪花一起落下,“我不是你的王子。”她就哭了,她的眼泪和刚刚融化的雪水融在了一起。她丢了她的红色大衣,丢了她雪地里的童话爱情传说。她哭泣地离开这块雪地,只是她还是很想知道,他的城堡里是不是也在下雪?……

他们说我还写公主和王子的故事,真的很俗,只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他们如此的难过,他们应该是幸福的。我还是没有说话,因为这次我是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站在一个人的雪地里,看着已是夜色中的雪景。电话响了,是小健打过来的。信号不是很好,但可以听出他很兴奋的声音。他说他所在的那个陌生城市下雪了。他第一次看到这么厚的一场雪。他问家里有没有下雪,他说他明天就可以回家了,车票都买好了。我没有告诉他家里也下雪了。我怕等不到他回来,这场雪就融化了。

真的很难过,没等我写完这篇文字,这场雪就融化了。一场雪,湿了一夜;一场雪,融化了一个白天。也碎了我在雪后的絮语。

文/JingJ.Gao

READ MORE

最好的时光

2014212
我一点都不遗憾没有在最好的时光遇到你,因为遇到你之后最好的时光才开始。
from杜小明

READ MORE

我有过许多女朋友

yishirendaozhongnian
有些话,年轻的时候羞于启齿,等到想说的时候,已是人近中年,且远隔万重山水。
我有过许多女朋友,每一个都比你胸大比你腿长,可没有一个能煮出你那样的面来,又烫又香的西红柿鸡蛋面,烫得人眼泪“噼里啪啦”往碗里掉。

from大冰《乖,摸摸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