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没有遇见我

[figure align=’aligncenter’]如果你没有遇见我 摄影/流浪着的Ray-chihato[/figure]

本来我也没准备要把车往左开去,可我是在酒后驾驶,左和右,在我眼里,已经毫无区别了,因此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我也是无能为力。这是我第二次听到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第一次是在十年多年前,那时我还是一个二十出头没多久的年轻小伙子,那时我开的不是现在这辆四个轮子的小桥车,那时我开的是一辆前面两个后面四个总共有六个大轮子的大卡车。这辆大卡车,是我父亲穷尽其毕生的积蓄给我买的。我父亲原先是准备用买这辆卡车的钱供我上大学的,可我不争气,我对念书毫无兴趣,眼瞧我十九岁的那年好不容易考上了重点高中,我不再像上初中那样热衷于打架斗殴了,我父亲认为他终于盼来了自己的独子上大学的希望,谁知我高中上了不到一年,就被学校以对女生性骚扰和组织同学观看黄色录屡教不改为由赶出了校门。

我父亲把我领回家的时候,我是这个样子的,我双眼往里凹陷,面色泛黄,走起路来好似一个八十岁的老翁东倒西歪。我父亲见着我这副模样的时候,无言语对,他拽起我的胳膊就走。后来我父亲见我读书实在是没希望了,就逼我去学汽车驾驶,半年之后,我学成归来,他就把我带到了一辆大卡车面前,他对我说,我下半辈子的衣食父母,就是开着眼前这辆一动不动的大卡车去走南闯北。我父亲送我这辆大卡车的时候,还给了我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他说,这个女孩就是我日思夜想的老婆,除了这些,他还叮嘱我必须继承他的为人准则–不仅要努力挣钱,而且还要善待自己的女人,保持家庭和睦。我了解我父亲的意思,他其实是想说,只有家和,才能万事兴。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和最后一次,完全听从我父亲对我的生活安排。

READ MORE

车模怎样御寒?

[figure align=’aligncenter’]车模怎样御寒? 摄影/小彬彬[/figure]

林也是皮囊问:前几天参加一个车展,我就人生第一次看到了真实的车模啊。远远观望,没法走近……我想问她们,要怎样成为车模呢?天冷的时候你们也要穿得很清凉,一般怎么应对?ps:我其实是个女孩。


车模丁姣姣答林也是皮囊:
车模顾名思义就是展示汽车的模特。成为车模大多是经过一些汽车公司的面试筛选,面试官们代表厂商或主办方选择认为适合各品牌气质的模特。
服装基本都是厂商或是赞助商指定的,为了达到最好的展示效果,服装没有四季不同之分,大多会选短款小礼服或是长裙。天冷时候我们其实超希望能穿厚厚的太空服,站超现代感的车……但现实还是比较残酷的。这也是职业的某种“牺牲”了我只能说。哪一行都会有吧我想。
在不影响外观的情况下,我们是可以在衣服(其实常常不能被称作衣服)里面贴几个暖宝宝。被要求穿长礼服的话比较走运,宽松些的里面甚至能穿打底裤和牛仔裤。如果天实在冷,还是得台下注意保暖,上场站车时候强忍。我们车模的抗寒能力都是慢慢练出来的,就跟那些小姐把酒量练出来了一样。

READ MORE

你给我一滴眼泪

[figure align=’aligncenter’]心中的海洋 摄影/GIVIND[/figure]

你给我一滴眼泪,我就看到了你心中全部的海洋。

READ MORE

听着听着就老了

[figure align=’aligncenter’]听着听着就老了 摄影/流浪着的Ray-chihato[/figure]

是要到了地铁里的每只手机都会飘出神曲的年代,才会突然想起,以前听歌可真不是一件如此轻便的事。“小时候守着电台等我最爱的歌”(When I was young and listened to the radio waiting for my favorite song)不仅仅是卡朋特的一句歌词,更是穿越时空滋养了好几代人的生活方式。如今想重温这首《昨日再来》,你只须轻点鼠标,打包下载,七八个中外版本信手拈来,但是你没办法复制当年国门乍开时,端坐在收音机前,被汹涌而来的新鲜潮水打湿的仪式感。对于八十年代的中国人而言,可以听到时髦音乐的电台节目屈指可数(仅就上海而言,印象最深的是港台系的“上录音乐万花筒”和欧美范的“立体声之友”,这些节目的名称都像当时刚刚打进内地的ELLE中文版的正式刊名“世界时装之苑”一样,带着中规中矩的时代烙印),确实要用“守望”二字才能形容彼时“人民日益增长的听歌需求与落后的社会传播方式之间的矛盾”。

但是那会儿真有守望的劲头啊。初中同学几乎人人都练就了边听歌边解数学题的绝招,往三角形上添辅助线的同时也牢牢记住了排行榜上的最新动态——那几乎总是翌日早读课上的第一个话题。(之所以说“几乎”,是因为我记忆里有一次印象深刻的例外:某天,我在电台的早新闻里听到陈百强深度昏迷的消息,一到学校就隆重宣布,女生群里立时响起一片低低的呜咽。早读课上非但再没人提昨晚的排行榜,而且好几个女生一整天都用仇恨的目光盯着我……)总而言之,当时的收音机里藏着多少让人兴奋或者沮丧的理由啊。你会觉得电台DJ是天底下最有权有势的人,他们把持着垄断渠道,每天只吝啬地放出一小部分资源,而且一肚子阴谋诡计,只顾着袒护自己的偶像——比如,喜欢谭咏麟的听众会认定他们放了太多张国荣的歌,而热爱张国荣的则怀疑他们故意让谭咏麟多拿了一周的冠军。

READ MORE

你最有意思的搭讪经历是什么?

[figure align=’aligncenter’]你最有意思的搭讪经历是什么? 摄影/流浪着的Ray-chihato[/figure]

问:是谁第一个打破了沉默,是谁第一声说出“你好”?——谈谈你最有意思的搭讪经历吧。


网友答:

李岫不是秀:小学五年级,一个同校校友 (应该是师兄)来我教室,拿一张纸夹了一块钱直接给我(当时那是大钱啊!!!),让我和他交往。

阿三个毛:初中的时候想跟操场上跑步的一个男生搭讪,跑过去想问他名字和电话,当时太紧张结果一张嘴说成“你电话叫什么?”……当时尴尬得恨不得踹死自己。

王本磊Kidi:“请问,手机震动模式是那个啊?”姑娘:“会议模式吧。”他:“我调到会议模式,你给我拨下看震不震动。”然后,她报了他的号——打过去他的手机居然欢畅地响了。没等姑娘反应过来,他利索地翻到姑娘的号码:“唉,你叫什么名字呢?”

詼諧的路人:当年在火车站做春运志愿者的时候有个姑娘拿了瓶水走过来,我想可能是来慰问我的,心想姑娘真是人美心善。我正想要不要拒绝来着,结果姑娘面带微笑说:“能帮我开一下吗?”……

Labbp:那天在食堂排队打饭,然后有人从背后拍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是两个姑娘,然后其中一个害羞地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啊,认错人了……”我回过头去。然后隐隐约约地听见其中一个姑娘说:“帅个屁啊……”

READ MORE

赠我空欢喜

[figure align=’aligncenter’]赠我空欢喜 摄影/SpaDe_Li[/figure]

让我感谢你,赠我空欢喜。 from 林夕

READ MORE

世界停在我吻你的时候

[figure align=’aligncenter’]世界停在我吻你的时候 摄影/章roof[/figure]

人之异于禽兽者,几稀,吻绝对是其中一样。虽经过巴别塔事件,上帝还是保留了好多能相通的东西,比如音乐,舞蹈,笑,拥抱,亲吻。吻在汉语里的读音旖旎有诗意,上声,千回百转,婉娈承恩,唔嗯——吻,又像拟声词,模拟亲吻时鼻腔嘴角发出的哼唧。英文kiss,噙在舌头尖上,是少年怯生生的、轻倩的吻,肯定不是湿吻,深喉吻。法文里的吻baiser读音平庸,起码在这个词上,法语不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

人为什么要吻呢?……面前这可人儿,怎么疼爱才好?浑身鼓荡神秘的力量,找不到出口,燥热,想把血当倾盆大雨一样泼出去,泼成一天瑰丽霞光。想合二为一,两块烧红的铁块一样融在一起,想打破物理界限,闯入对方身体里。出和入,嘴巴是这个出入口。

我姥姥看不惯电视剧里男的女的接吻,一见,辄冷笑:瞧瞧,又啃上了!姥爷比她大好多,两人一辈子彼此谁看谁都不顺眼,她大概从来没吻过。“啃”字精警,亲吻类似一套精神上的的猎与食,爱人是千辛万苦捕捉到手的猎物,珍罕,一点点吞吃下去,路漫漫其修远兮,这干粮得啃一辈子。亲吻位于情感过程抛物线的顶端,之前是长久的筹备,所有肌体和精神参与一场或长或短的秘谋,调集兵力,汇总成一次冲锋。瞅准天时地利,拍马杀向敌军,双手齐出,自两翼突袭,擒住敌人首级,双唇缠绵鏖战,殊死搏斗。吻完成的时候,咄的一声,小小的烟花升空,炸裂。也是宣告胜利的枪声。

然后嘴唇分开,抛物线骤然跌落下来。身周忽然空荡荡的,世界怎会变得这么黯淡呢,就像黑夜里擦起一根火柴,嗤啦,等火柴灭了,会觉得眼前比黑夜还黑。脸颊,眉宇,睫毛,手指尖都倘恍了,不知怎么办才好。卖火柴的小女孩划着第一根火柴之后,停不住手地一根一根划下去,因此在一个吻之后,必然只能赶紧接上第二个第三个,一生三三生无穷,爱意从此无穷尽,轻轻的一个吻教我思念到如今……

READ MORE

你认为自己做过的最有爱的事儿是什么?

[figure align=’aligncenter’]你认为自己做过的最有爱的事儿是什么? 摄影/流浪着的Ray-chihato[/figure]

问:有读者说,他认为自己做过的最有爱的事儿是:小时侯把捕蝇纸上的苍蝇用纸巾包起来给埋了,还用棒冰棍儿立了碑。你呢?


网友答:

@哈啰张先生:小时候邻家大孩子把一个蝙蝠捏死了,我和青梅竹马都哭了,觉得蝙蝠好可怜,各自回家给它写告别词,我还画了一幅画,和蝙蝠埋在一起,用一块大石头压着,石头周围撒了一圈草当作给它的纸钱,最“有爱”的是,我俩还给它磕头祝它早日投胎,OH NO……

@J___K:用水性笔,每次用完笔芯,换替芯儿时,都要握着之前那只说声谢谢,再丢到垃圾桶。

@取昵称什么的最烦了:小时候家附近的苏州河边堤坝上有一个小口,可能是边上房子的出水口。有次上海暴雨这个小口恰好一直在出水,被我们发现了这个口子,以为是堤坝要决堤了。好捉急,赶紧和小朋友一起冒雨把美术作业里面DIY石膏的材料堵住了口子,拯救了大家。简直是大爱啊!

@rabbitcross居然被抢:和一个女孩子在市场凑零花钱从摊贩手里解救了一只雀鹰。后来我们一起骑车到山林里放飞了它。我记得当时我们在摊子前蹲了好久好久,苦苦哀求摊主便宜卖给我们,周围很多人看笑话似得看着我们。现在的我,即便抱着美好的心愿,大概再也做不出当时那种不顾世俗的善举。

@愛MIT:小时候可多了…… 路上有只死掉的小麻雀,用树叶包着它冲回家抓一大把米,在它嘴里也塞上米,然后挖坑和米们一起埋了,一边埋一边祈祷它下辈子不用辛苦觅食。蝌蚪死了,用火柴盒子装着,特地去池塘里叠了纸船,把火柴盒放在上面“水葬”。上小学连续五年都把老妈放在书包里的鸡蛋送给路上的乞丐算么?

READ MORE

何妨迷路看风光

[figure align=’aligncenter’]何妨迷路看风光 摄影/橙子先生·LoFoTo[/figure]

我这半世未算赶,何妨迷路看风光。 from 黄伟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