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停在我吻你的时候

[figure align=’aligncenter’]世界停在我吻你的时候 摄影/章roof[/figure]

人之异于禽兽者,几稀,吻绝对是其中一样。虽经过巴别塔事件,上帝还是保留了好多能相通的东西,比如音乐,舞蹈,笑,拥抱,亲吻。吻在汉语里的读音旖旎有诗意,上声,千回百转,婉娈承恩,唔嗯——吻,又像拟声词,模拟亲吻时鼻腔嘴角发出的哼唧。英文kiss,噙在舌头尖上,是少年怯生生的、轻倩的吻,肯定不是湿吻,深喉吻。法文里的吻baiser读音平庸,起码在这个词上,法语不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

人为什么要吻呢?……面前这可人儿,怎么疼爱才好?浑身鼓荡神秘的力量,找不到出口,燥热,想把血当倾盆大雨一样泼出去,泼成一天瑰丽霞光。想合二为一,两块烧红的铁块一样融在一起,想打破物理界限,闯入对方身体里。出和入,嘴巴是这个出入口。

我姥姥看不惯电视剧里男的女的接吻,一见,辄冷笑:瞧瞧,又啃上了!姥爷比她大好多,两人一辈子彼此谁看谁都不顺眼,她大概从来没吻过。“啃”字精警,亲吻类似一套精神上的的猎与食,爱人是千辛万苦捕捉到手的猎物,珍罕,一点点吞吃下去,路漫漫其修远兮,这干粮得啃一辈子。亲吻位于情感过程抛物线的顶端,之前是长久的筹备,所有肌体和精神参与一场或长或短的秘谋,调集兵力,汇总成一次冲锋。瞅准天时地利,拍马杀向敌军,双手齐出,自两翼突袭,擒住敌人首级,双唇缠绵鏖战,殊死搏斗。吻完成的时候,咄的一声,小小的烟花升空,炸裂。也是宣告胜利的枪声。

然后嘴唇分开,抛物线骤然跌落下来。身周忽然空荡荡的,世界怎会变得这么黯淡呢,就像黑夜里擦起一根火柴,嗤啦,等火柴灭了,会觉得眼前比黑夜还黑。脸颊,眉宇,睫毛,手指尖都倘恍了,不知怎么办才好。卖火柴的小女孩划着第一根火柴之后,停不住手地一根一根划下去,因此在一个吻之后,必然只能赶紧接上第二个第三个,一生三三生无穷,爱意从此无穷尽,轻轻的一个吻教我思念到如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