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藏归来

绘图/忘川山人

我佛如来盘坐于莲花台之上,眼帘微晗。殿外仙鹤白猿,彩凤青鸾皆低眉顺目,俯首聆听佛祖教诲。
“三藏,你已历九九八十一难,取得真经修成正果,解救黎民苍生,功德无量。”如来佛祖宽厚之音响彻雷音大殿。
“我佛慈悲。跋涉万水千山,非弟子一人之功。三藏座下徒弟三人并白龙马功不可没。”唐三藏双手合十,躬身侧让,示意四位弟子上前行礼。钟声回荡,许久不曾有人上前,悄无声息。
三藏孤身一人立于佛前,空荡的身后,风过处,唯有殿前开败的青莲花摇曳。佛祖悲悯,肩侧大金鹏鸟敛翅盖头,低鸣几下,继而无声。
我佛慈悲。

唐王在大明宫前与玄奘结为金兰,自此玄奘踏上拜佛求经之路,求有朝一日救黎民于水火之中。
布履僧衣,饭钵水瓢,孤身一人。烈日燃燃,汗滴如雨。唐三藏行在浓郁的树林之中,担忧着豺狼虎豹。好在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现出真身,指点三藏,五行山下压着一个曾经将天庭搅和得乱七八糟的猴子。“三藏,你只需揭去山顶六字真言金帖,可得高徒。”
“快看,一个傻和尚在爬山!”林子里的小猴子笑得呲牙咧嘴。
“不好啦山塌啦!”小猴子四窜。
三藏未能及时跑到安全范围山就崩裂了,他昏了过去,等醒来,身边蹲守着一只眨着大眼睛的金毛猴子。背着光,满脸的无辜与纯真,如初生的婴孩。他好奇地伸出手,把三藏拉起来。三藏有些狼狈地拍拍身上的灰尘,看了看太阳,夕阳即将落下,猴子守了他至少半天。
猴子走得很快,蹦蹦跳跳,一看就是被囚禁了五百年的样子。三藏在后面追得腰酸背疼,他决定给猴子起名叫做行者。“走得太快,灵魂跟不上。只有悟到四大皆空方能修成真佛,你就叫悟空吧。”行者蹦得飞快,好在一双顺风耳听到了远处师父的吼叫。
三藏在借宿的地方给悟空缝了件衣服,是拿差点把他吞了的那头老虎的皮做的。一路偷着跟着他们的小猴子挂在窗外的树条上,又乐不可支,“嘻嘻和尚还给自己缝了件衣服呢!和尚不是应该穿僧衣的嘛!”咻一声从屋里丢出一块石头,砸得小猴子们一哄而散。
取经是个辛苦的事,前一天还有茅庐可住,今日便要露宿野外。睡到半夜三藏发现自己浑身湿透了,身边的白马不见了踪影。“坏了,以后更追不上猴子了。”他站起来看了看周围,猴子背对着三藏扛着明晃晃的棍子在搅拌潭水。“悟空把你吵起来了,师父,白龙吃了白马,悟空让他给您吐出来。”这么恶心的事终于没有发生,关键时刻又是观世音菩萨出来点化了白龙变成白龙马。白龙挣脱了好久也没能摆脱悲惨的命运,卧在一边把自己团成个球,气呼呼地谁也不肯理。
师徒二人并白龙马路过高老庄,老高庄主见到看上去就很厉害的和尚很高兴,求三藏收妖。师徒二人密谋了下,合伙坑了一个猪头。“你在这里杀生,偷盗,淫欲,妄语,饮酒,眠坐华丽之床,打扮观听歌舞,过午还食,以后戒了吧。”于是猪头化名猪八戒,也加入了取经队伍。
师徒三人并白龙马路过流沙河,被一个脖子里挂着骷髅头项链的妖怪拦住了。八戒一阵激动,嗷嗷就要上前杀敌,还好三藏及时亮出身份,妖怪顿时傻眼,乖乖剃发穿上僧衣,成为最小的师弟。“悟净啊……”三藏不知道该如何教诲这个忠实憨厚默默无闻的三徒弟,“你就叫悟净吧。”自流沙河里挖出来的和尚一句话不说,应了这个名。
一家团圆没几日,就有分裂元素出现。某个妖怪守着一洞的白骨孤独成了精,化作俊俏小山姑勾搭方外之人。“和尚你一个人取经多辛苦,不如留下来吃我给你做的饭吧。”三藏席地盘坐,诵经打坐,充耳不闻。倒是猴头大怒,先后把姑娘一家几口全打死了。八戒后怕地碎碎念,沙和尚紧紧抱着行李不知所措。三藏调停未果,一怒之下念起紧箍咒,自己也头疼得天翻地覆。从恍惚中醒来,悟空不见了踪影。
八戒笨拙,沙和尚唯诺,很快三藏就被请进妖怪洞府喝茶,喝完茶上蒸屉是早晚的事。沙和尚到哪里都抱着行李,连睡觉都毫不松懈,八戒没分成行李,只得去花果山把悟空请回来。等三藏从笼子里醒来,自己也从老虎又变成了和尚。
三藏虽不知自己前生今世,上天自有一本账薄。镇元子出门前交代弟子,有个故人要来,可以打两个人参果给他吃。奈何八戒悟空吃了还嫌少,最后把镇元大仙的人参果树都快拔起来啃了。镇元子勃然大怒,“好你个金蝉子,送你俩果子你都不够吃的,还要吃八个!”三藏委屈得紧,其实他一个都没吃,是徒弟吃了。可是徒不教,师之过,他默默地受了。还好悟空叫来了观世音菩萨,救活了仙树。
一路上,各种珍奇动物化作的妖怪都出来客串了几集戏,根正苗红的都被自家主子拴上绳子牵走了;没有背景的被悟空就地掩埋了,逢年过节,连坟头都找不到。
好歹到了西梁女儿国,国王还小气得紧,四个人一匹马就给了一间房。国师还说,“也就圣僧能享受这样的待遇,一般人住不了这么大的客房。”坏就坏在,尊贵的国王她对三藏暗生情愫,没事经常来敲门。惹得八戒直嘀咕,“你说这女王咋想的,咱们四个人住一间屋,连跟师父见个面聊个天都不方便。到底还想不想佳偶天成了。”不论女王问多少句圣僧啊,女儿到底美不美?三藏都老僧入定般不为所动。连悟空都看不下去了,他蹲在椅子上,静静地望着窗外清风明月柳梢头,暗自打着丢下师父自行取经的主义。
女儿自是美的,何况女王,更是木秀于林。沙和尚默不作声了几天,“师父,走吧,我们去取经。”女王哀怨的眼神追随着三藏孤零零的被夕阳拉长的身影,一直到再也看不见人影,听不见声音。
“国师,一生遇见一个喜欢的人,机会有多大?”特别是一个连宫门都不曾出去过的女王。
愿有来生。三藏想。
他们又到了通天河,帮流落街头的老鼋从观音养的金鱼那里夺回来府邸。通天的河实在是太宽,老鼋感激涕零要驮三藏过去,三藏看了看虎背熊腰的三个徒弟并膀大腰圆的白龙马,内心一阵嘀咕,也不知老先生的吃水量怎么样,载重几何。老鼋看出三藏犹豫,哈哈大笑,“高僧别担心,你一个人我还是驮得了的!”
一路就这样走啊走啊,师徒感情愈发深厚,也越来越有默契。很多时候,三藏都觉得徒弟贴心得跟自己都快成为一个人了。出家人再穷也是不分享一条裤子的,三藏能想到的人与人之间关系最好的状态就是,好得跟自己像一个人似的。
“三藏可曾记起自己的这种感受?”观世音菩萨手持玉净瓶细杨柳,看着三藏迷惑的表情,温厚一笑,“三藏不妨再念一次那紧箍咒。”
三藏低声吟诵昔日观世音菩萨教授于他,用来规矩悟空的紧箍咒。一阵肉破骨裂之痛自太阳穴传至全身,到指尖到脚尖到每一寸的皮肉和骨头。头被勒得越来越紧,头痛欲裂。原本扣在悟空头上的紧箍儿此刻紧紧勒在他自己的脑门上,念起紧箍咒,头疼的也是三藏自己。
三藏的心突然一阵悸动,沸腾着,他仿佛抓住了什么,仿佛明白了什么。佛祖端坐灵台之上,手里多了一瓣青莲花。

“快看,一个傻和尚在爬山!”林子里的小猴子笑得呲牙咧嘴。
“不好啦山塌啦!”小猴子四窜。山下没有压着一个叫做悟空的猴子,也没蹦出一个叫做行者的猴子。金帖被揭掉后,山崩地裂,三藏被震晕了。等他醒来,他扯着树枝爬起身来,蹦啊跳啊像被在山底下压了五百多年一样。他跑进森林里,打死了一只觊觎他的肉体的老虎,并用虎皮给自己缝了件衣服。
“嘻嘻和尚还给自己缝了件衣服呢!和尚不是应该穿僧衣的嘛!”小猴子们因为三藏打死了祸害他们的老虎,很是崇拜地跟在他身后。试穿虎皮衣服的三藏还没来得及欣赏一下自己的手艺,就被聒噪的小猴子们吵到了,他顺手扔出一块石头。
三藏有点饿得受不了了,露宿野外,空有一身本领,连个野桃都没有。他实在是太饿了,于是把白马吞了下去。可后来三藏又后悔了,他是出家人,出家人不能杀生,更不能吃生。于是乎他想抠抠喉咙,把白马吐出来算了。好在这么恶心的事没有发生,因为三藏发现自己腿着也挺快,就像腾云驾雾的白龙似的。他告诉自己,“不怕不怕,以后我有一匹白龙做的马。”
到了高老庄,三藏的确过了一段逍遥的日子,酒肉情色无一不沾。直到有一天看着镜子里肥头大耳脑满肠肥的人,三藏静默了几日。他告诉自己,“杀生,偷盗,淫欲,妄语,饮酒,眠坐华丽之床,打扮观听歌舞,过午还食。戒了吧。”犯了八戒,戒了吧。
走到流沙河的时候,三藏觉得好累,前看不着村,后看不着店,取经的道路茫然得让人看不到希望。他在河底的白沙里给自己盖了个窝,要不就在这里蜗居一辈子吧。他白天睡觉,晚上出来晒月亮。流沙河水流湍急,是个自杀的圣地,时不时从上游漂来阴森森的一架白骨。三藏培养起一个收集骷髅的爱好,直到有一天他凑齐了一个项链,他发现自己没有了目标,他觉得好空虚。他觉得还是应该去取经。
在白骨精面前,他后悔自己冲动打死了人,他惩罚自己念起了紧箍咒;他在镇元子那里起来贪念,吃了八个人参果,拔了树闹了道馆;他在西凉,想要留下来,最终只希望有个带着前世记忆的来生……
“嘻嘻和尚还给自己缝了件衣服呢!和尚不是应该穿僧衣的嘛!”
“和尚你一个人取经多辛苦,不如留下来吃我给你做的饭吧。”
“好你个金蝉子,送你俩果子你都不够吃的,还要吃八个!”
“也就圣僧能享受这样的待遇,一般人住不了这么大的客房。”
“高僧别担心,你一个人我还是驮得了的!”
……
一路上,多少妖怪凡人都在重复着“你一个人”这句话。

“你的三个徒弟只是你自己的化身。悟空代表了你心中嫉恶如仇敢爱敢恨无所顾忌的一面,这是本我;悟能代表了你对七情六欲的放纵,对红尘俗世的眷恋,人之本性,这也是本我;三藏克己复礼,谨守规矩,一心向佛,忠于取经大业不曾动摇,这是崇高的超我;悟净和白龙马在悟空悟能与师父之间维持平衡,安抚师兄,安慰师父,所以一路走来队伍不曾分散,这是自我。本我,自我,超我,都是一个人。本我放纵就去大闹天空享尽人间富贵繁华,超我赢了就克己复礼一生慎独。而自我从来不曾有输赢,也从来都是赢家,三者缺一不可。九九八十一难,不过是对你心里的锤炼,三者相互制衡,而后平衡,最终成就了一个修成正果的你。“
“你的肉体从来不曾离开这雷音寺大殿,金蝉子。”佛祖说。也就是说这是一场梦咯?梦里有个叫做悟空的猴子,悟能的猪头,悟净的沙和尚,还有一匹白龙化的马。
从来都是你一个人的修行,孤单在路上,披荆斩棘,跋山涉水。世间最孤独最悲哀莫过于此,你从来都是一个人,于是你肖想出一群并不存在的朋友。推了心,置了腹,最终成就了你一个人。
到底什么是修行,什么是正果?灭绝七情六欲,断绝人世红尘,天地之间只落得一个孤零零的我。这难道就是修行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