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生命中让我们可以飞翔的东西

2014414

电影《起风了》中有一段堀越二郎和同事一起开飞机零件自助研讨会的片段,他说要把一种“平头锚钉”加入到飞机制作中。这样的小细节不禁让我联想到《半泽直树》里那些经营小零件开发的公司,要依靠手指的触感去制造每一件产品。推动这些零件不断革新的并不是政策抉择或者是经济利益,而仅仅是对事物本身的重视和要把事情做好的毅力。这样专精的职人在今天的日本依然存在,也被宫崎骏很好的还原在了《起风了》中。

《起风了》是宫崎骏根据开发零战机的堀越二郎的故事所写的,他本人因担任零式舰上战斗机的设计主任而相当有名。宫崎骏将堀越二郎和小说家堀辰雄合二为一,打造出了一个在战火时代始终保持着探索初心的工程师。宫崎骏并没有以战斗为背景去描写残酷的生离死别,而是以堀越二郎个人所经历的梦想、奋斗和美好的爱情去映衬人性的美好,这之中也恰如其分地展现出他的反战思想。

当我们把目光投向电影中堀越二郎这个人,就不难发现宫崎骏试图从他身上所表现的日本人特有的倔强和坚持。电影中的日本贫穷落后,无法拥有更多的财力去购买先进的德国技术,于是自我研发成为了唯一的出路。堀越二郎从小就喜欢飞机,沉迷在飞行机体的零件中,在脑中的世界不断确信自己的目标。他进入到飞机设计院,见证了日本飞机无数次的失败、也历经了自己设计飞机的失败。在这之中他不断做着细微的调整,每一步都脚踏实地,每一次也都离成功更近了一步。

《起风了》中有这样的一幕,堀越二郎晚上工作,一只手拿着刻度尺,一只手握着生病的妻子。在那一瞬间,一个男人的努力坚持和与妻子的深情相守全都表现了出来。爱情这个部分是宫崎骏截取堀辰雄的自传小说《起风了》的再演绎,堀越二郎和妻子菜穗子的爱情从一开始就决定了最终伤感的结局。电影两次的地震桥段一方面为两个人提供了相识的机会,一方面又何尝不是在提醒观众这残酷的世事无常。饶是如此两个人还是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感受到了哪怕片段彼此心灵温暖的悸动。《起风了》中蔡穗子最终离开了,但在每个起风的时候二郎就一定会想起他的爱人,那个风一样的佳人也在他心里永存,这种“死即是生”式的浪漫也是日本创作者所特有的美学理念。

宫崎骏过去的作品中有许多奇幻的情节,无论是魔女、飞龙还是房子都可以飞翔。飞起来似乎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这一次决定飞翔的是普通的人,她们没有翅膀也没有法力,只能依靠自己的技术与执着去实现拥抱天空的可能。如同我们普通人一样,因为可以实现梦想,因为可以和所爱之人在一起,我们的心也好像可以飞入云端一样,无所牵挂。

宫崎骏通过电影中的人物对白告诉观众,这些工程师不是军火商,他们是你我一样的普通人,只想造出更好的飞机。在堀越二郎制造出战斗机后,无数的飞机涌入了战场,无数翱翔天际的希望最终却变成了支离破碎的破铜烂铁。这样强大的反差不禁引人深思。

但为什么即使充斥着战争的阴影、即使与爱人离散,《起风了》仍然是具有积极意义的电影作品呢?因为在我看来无论是单纯的梦想,还是年少夫妻短暂的相知相遇,这一切都是人生最美好最值得追逐的回忆。曾经有人问,世间这么苦我们究竟为什么要活着?答案很简单,就是为了这一部分的美好,为了这些在生命中能让我们发光、让我们飞翔的东西。

一部电影《起风了》(文/唐书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