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么可笑,但,多么可爱

[figure align=’aligncenter’]多么可笑,但,多么可爱 摄影/桃七[/figure]

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辑老师向我提出再版一些过去的作品的时候,我非常犹豫。此事就此搁置了很长一段时间,以至于差点就此再无下文。

毕竟,距离那些文稿写就的年纪,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它受到过很多孩子们的喜欢,却让已经长大成人的我自己一直羞赧。毕竟,写作相对于成长是绝对滞后的。人们常常从你十年前的作品中管窥蠡测,以此衡量现在的你,甚至妄加定论——而这是当我还在乎别人的看法的时候。

到了今天,到了内心已经逐渐平淡,强大,几乎可以无谓人言的时候,我回过头去看那些青涩笔记:汗颜之余,我惊讶于我也有了一种长辈的心态:那些多愁善感的年纪——多么可笑,但,多么可爱。

再也没有了。

在年少时,生活是盾,我们是矛,自以为坚硬,于是总是爱以棱角冲撞它,看看它背后藏着什么。但那时生活原谅我们的年轻,所以不与我们计较。而长大后;走出了校园,走出了青春期,才发现生活的真实面目是矛,不断地在冲击我们,坚硬而冰冷,于是我们只能将自己变成一只盾,再疼也要把棱角磨平。

工作之后,每一天都疲惫,忙碌,日子格外泥泞。我像一切普通毕业生那样告别学生时代,以清澈而稚嫩的身心,步入烟火人间,初尝生活种种,社会百态。每一天,我收起赔了一整天的笑脸,收起电脑,挎包,还有桌上的文件资料,关灯离开办公室。

那天不过是再平凡不过的一个工作日,下班后,在堵得水泄不通的路口,在浓浊的汽车尾气和狰狞的钢混建筑之间,我突然不想回家,不想回到又一个空洞的夜晚,却又不知何处可去……最终不经意地,为了买一份快餐,而走进了便利店旁边的一家书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