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伟大的喜剧演员生活中都是严肃而认真的?

摄影/流浪着的Ray-chihato

为什么很多伟大的喜剧演员生活中都是严肃而认真的?


@唐羽:
从一个业余编剧者的角度说说个人看法:

因为喜剧并不是闹剧,真正优秀的喜剧骨子里其实都是蛮严肃的。有人可能觉得电影里的喜剧人物就等于荒诞的情节、夸张的肢体和嘻闹的对白。不,并不是这样的。
表演的本质就是生活,演员们在另一个世界里生活。即使最有喜感的人物角色,也是在非常认真地生活的,只不过他们是执着于自己的世界观里。惹人发笑的,从来都不是单纯的夸张动作或语言本身,这些只是浮云和表象,通常只对孩子有效。能戳中成人笑点的是夸张举动来自角色内心世界的映射,是“由外而内,再由内而外”的展现。
好的笑料是源于内心执著与所处环境的不协调感——无论周边环境如何改变,人物的观念也绝不调整和改变,不懂得变通,行为就会显得怪诞滑稽,符合行为逻辑却不符合观众生活常理的喜剧效果就出来了。
如果主角执著并与环境协调的,甚至能够改变环境的(结局成功),是正剧。
而主角执著却不能融于环境,结局失败则悲剧,依靠偶然性成功则是喜剧。(《喜剧之王》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悲喜交加,两种情绪都饱满)

一旦放弃了执著,喜剧或悲剧的色彩,将荡然无存。可能就变成了内心成长的故事(放弃执著,得到升华),也成为戏剧的转折点(正向执著变为反向执著)。比如宁浩的《黄金大劫案》,为啥观众普遍感觉喜感不如疯狂系列,正源于此:小人物长大了。所以整体而言,这是部正剧,只是有喜剧元素。
人物角色的执著,正是戏剧的张力所在。是这份执著放在不同的环境中,让旁人或发笑,或伤感,或肃然起敬,或五味杂陈。

所有优秀的甚至伟大的喜剧演员,是能够领悟这个本质的,他们在戏中也是扮演的是过分执著于某一价值观的人而已。《喜剧之王》的星爷执著于做一个认真表演的演员,《即日启程》的范伟执著于小人物的善心善念,憨豆是执著于草根的自私、贪婪、玩心、好奇、大大咧咧,等等。

所以伟大的演员,可能对人性了解太深, 入戏太深,所以生活中也是严肃认真,甚至抑郁的。

@皮苗苗:

伟大的喜剧应该是源于对现实生活中各种荒诞进行出色的撷取和反讽吧,能够做到这些的人,一定是严肃认真的对待生活并且对各种荒诞有非常敏锐的感觉。仅仅是浮于表面的不叫幽默,最多算是搞笑。

@匿名用户:

悲伤的人总是在笑。——太宰治

总之,也就意味着,我对于人类的营生仍然是迷惑不解。自己的幸福观与世上所有人的幸福观风马牛不相及,这使我深感不安,并因为这种不安而每夜辗转难眠,呻吟不止,乃至精神发狂。我究竟是不是幸福呢?说实话,尽管我打幼小时起,就常常被人们称之为幸福的人,可是,我自己却总是陷入一种置身于地狱的心境中,反倒认为那些说我是一个幸福者的人比我快乐得多,我和他们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我甚至认为,自己背负着十大灾难,即使将其中的任何一个交给别人来承受,也会将他置于死地的。

反正我是弄不明白的。别人苦恼的性质和程度,都是我捉摸不透的谜。实用性的苦恼,仅仅依吃饭就此一笔勾销的苦恼,或许这才是最为强烈的痛苦,是惨烈得足以使我所列举的十大灾难显得无足轻重的阿鼻地狱。但我对此却一无所知。尽管如此,他们却能够不思自杀,免于疯狂,纵谈政治,竟不绝望,不屈不挠,继续与生活搏斗。他们不是并不痛苦吗?他们使自己成为一个彻底的利己主义者,并虔信那一切属于理所当然的事情,曾几何时怀疑过自己呢?这样一来,不是很轻松惬意吗?然而,所谓的人不是全都如此,并引以满足吗?我确实弄不明白……或许夜里酣然入睡,早晨就会神清气爽吧?他们在夜里都梦见了什么呢?他们一边款款而行,一边思考着什么呢?是金钱吗?绝不可能仅仅如此吧?尽管我曾听说过“人是为了吃饭而活着的”,但却从不曾听说过“人是为了金钱而活着的”。不,或许……不,就连这一点我也没法开窍。……越想越困惑,最终的下场就是被“唯有自己一个人与众不同”的不安和恐惧牢牢攫住。我与别人几乎无从交谈。该说些什么,该怎么说,我都不知道。

在此,我想到了一个招数,那就是扮演滑稽角色来逗笑。

这是我对人类最后的求爱。尽管我对人类满腹恐惧,但却怎么也没法对人类死心。并且,我依逗笑这一根细线保持住了与人类的一丝联系。表面上我不断地强装出笑脸,可内心里却是对人类拼死拼活地服务,命悬一线地服务,汗流浃背地服务。

从孩提时代起,我就对家里人每天思考些什么,又是如何艰难地求生,不得而知。我只是对其中的隔膜心怀恐惧,不堪忍受。以至于不得不采取了扮演滑稽角色来逗笑的方式。即是说,我在不知不觉之间已变成了一个不说真话来讨好卖乖的孩子。

只要看一看当时我与家人们一起拍下的留影,就会发现:其他人都是一本正经的脸色,唯独我一个人总是莫名其妙地歪着脑袋发笑。事实上,这也是我幼稚而可悲的一种逗笑方式。

而且,无论家里人对我说什么,我都从不还嘴顶撞。他们寥寥数语的责备,在我看来就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使我几近疯狂,哪里还谈得上以理相争呢?我甚至认为,那些责备之辞乃是万世不变的人间“真谛”,只是自己没有力量去实践那种“真谛”罢了,所以才无法与人们共同相处。正因为如此,我自己既不能抗争也不能辩解。一旦别人说我坏话,我就觉得像是自己误解了别人的意思一样,只能默默地承受那种攻击,可内心却感到一种近于狂乱的恐惧。

不管是谁,如果遭到别人的谴责或是怒斥,都是不会感到愉快的。但我却从人们动怒的面孔中发现了比狮子、鳄鱼、巨龙更可怕的动物本性。平常他们总是隐藏起这种本性,可一旦遇到某个时机,他们就会像那些温文尔雅地躺在草地上歇息的牛,蓦然甩动尾巴抽死肚皮上的牛虻一般,暴露出人的这种本性。见此情景,我总是不由得毛骨悚然。可一旦想到,这种本性也是人类赖以生存的资格之一,便只能对自身感到由衷地绝望了。

我一直对人类畏葸不已,并因这种畏葸而战栗,对作为人类一员的自我的言行也没有自信,因此只好将独自一人的懊恼深藏在胸中的小盒子里,将精神上的忧郁和过敏密闭起来,伪装成天真无邪的乐天外表,使自己一步一步地彻底变成了一个滑稽逗笑的畸形人。

无论如何都行,只要能让他们发笑。这样一来,即使我处于人们所说的那种“生活”之外,也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吧。总而言之,不能有碍他们的视线。我是“无”,是风,是空。诸如此类的想法日积月累,有增无减,我只能用滑稽的表演来逗家人们发笑,甚至在比家人更费解更可怕的男佣和女佣面前,也拼命地提供滑稽小丑的逗乐服务。
——《人间失格》

「一直觉得周星星是有抑郁倾向的人,他的眼睛从来没笑意。幽默搞笑都是源于自身无意识的压力,如果一个人随时随地都幽默搞笑,那可想而知他的压力有多大,得用诙谐来掩饰自己的情感流露。你太过有趣,就不易开心。」

“一切喜剧都有一个悲情内核。笑是果,悲是因。是以对自我的折磨来换取他人的喜悦,以自我的低姿态引起对方的优越感。创作过程中,要时时以“悲情内核”的标准来自我检验。要力图每一组舞台行动、每一个笑点都有成因,都有其悲情内核。要力排无本之末。”——陈佩斯

有趣的人都很可怜,他们逗不笑自己。

@cOMMANDO:

“但是,先生,我就是那个小丑啊。”

伟大的喜剧演员严肃认真都是轻的,真正伟大的喜剧演员,比如卓别林,阿特金森之类的强者都是抑郁症患者。

我觉得喜剧演员并不代表这人本身就滑稽,就好像杀人犯演得好的演员不一定就真是个杀人犯一样——所以这群哥们首先是最优秀的演员,然后才是“喜剧演员”。换句话说,他们表演的角色搞笑,不代表他们本人就搞笑(实际上大部分喜剧演员都因为自己被固化在这个滑稽形象上而愤懑不平)。所以,我认为,伟大的演员生活中都是严肃而认真的,而伟大的喜剧演员是伟大演员中的一部分。

READ MORE

为什么年龄越大,看周星驰的电影越觉心酸?

[figure align=’aligncenter’]为什么年龄越大,看周星驰的电影越觉心酸? 摄影/Espada5[/figure]

为什么年龄越大,看周星驰的电影越觉心酸?


@白孺子:那是因为在周星驰的电影中,有一个基本的内核,这个精神内核在电影外表,形式的变化下从未改变过。

细细回忆的话,其实每个电影中都有这么一个内核在支撑着整部电影,甚至导向了电影的剧情。

从《喜剧之王》开始,内核第一次出现的标志就是周星驰念出那个经典台词,“我是一个演员。”以演员为深深追求的他,从与莫文蔚走进开始,“演员”二字在他身上开始偏离,直至最后的戏中戏才有找回本心。电影的最后一场戏,正是周星驰在默默无名时一直苦苦筹划的《雷雨》。

在《食神》中,周星驰本是神仙,却被打入凡间。食神在一次阴谋后,丢失掉食神的头衔,而经过一系列的追回战。在食神大赛上,他做出的并不是什么精彩料理,而是在他落难时,吃过的那一碗超美味的杂烩饭。终究悟出“只要有心,人人都是食神。”

这句台词在电影前后出现过两回。

《食神》的成功之后,周星驰又推出了两部功夫题材的类型片,《少林足球》与《功夫》。
在《少林足球》中,这种精神内核成为了电影剧情发展的主要驱动力。吴孟达演的黄金右脚,退役后一直对自己踢假球感到羞耻。而周星驰一帮的少林师兄弟,在师傅死后,四散到城市中打工,以往的师兄弟情随着武功一起留在了过去。直到,周星驰这个人将双方聚到一起,他们开始了每个人找回以往的自尊,以往的武功,以往的情谊的过程。在决赛居于劣时的情况下,赵薇扮演的阿美递给了周星驰那双补过的旧球鞋,一切都豁然开亮。

到了伟大的《功夫》时刻。主人公儿时怀揣济世的梦想。只不过在当一名医生或者一名武师之中,他选择了后者。因为儿时被欺辱的经历,他最终沦落成一名小混混。而遇到了火云邪神,将他的武功和善念同时逼了出来。黄圣依代表了主人公儿时一切的美好之物,如同被摔碎过得棒棒糖,无论如何都无法修好。电影的最后,她和周星驰一起拉手跑进了糖果店。

有的人曾说,周星驰的电影中有小人物的奋斗。我并不完全赞同。周星驰的电影一直告诉我们这么一件事。人忘记什么都不要忘记最初的追求。周星驰用各种角色,共同演绎了失而复得这个命题。他常常以美好的结局来包裹着,再在银幕上放给我们看。你笑的时候,周星驰是无厘头的喜剧,你落泪的时候,周星驰又是伤感的成人童话。

这就是为什么,周星驰的电影,年纪大后再看,会让人越发的感概,究其原因,说句滥情的话,我们都变成了我们当初讨厌的模样。

@李一凡:因为活的时间越久,越发现自己好像《大话西游》里的那条狗。

READ MORE

《大话西游》的结尾到底什么意思?

《大话西游》的结尾到底什么意思?
霖泉问:《大话西游》结尾,夕阳武士对着至尊宝说:“那个人好像一条狗耶。”是什么意思?


科学家种太阳答霖泉:

大概的意思就是,再NB闪闪再不可一世的所谓英雄,面对命运也有很多无奈和屈服。而且很多时候也并不被世人所理解,背负了太多责任却显得像个格格不入的怪物。用猴子转世的一句脏话,来反讽所谓齐天大圣的悲壮英雄情结。

这个片段,或者说整部影片之所以感动了当时无数的观众,尤其是青年人,主要就是这种对于英雄情结的渲染。人人都是自己生活的主角,都会觉得自己就是那个盖世的英雄。但在生活里经常发现自己P都不是毛都不算,要面对很多“像条狗一样”的指责和误解。在这种看似残酷的落差面前,有多少人的落差能像孙悟空一样巨大?经受着这样的痛苦之后,又有多少人能若无其事地扛着棒子走向夕阳呢?更何况就连最NB闪闪的孙悟空,也只不过是用他的玩世不恭来佯装若无其事。

人人都从孙悟空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人人都被自己感动了。
但到最后,人人都会像条狗一样,一文不值地腐烂掉。
啧啧啧,说到这里,我都被你们人类感动了。

READ MORE

最好听的情话是什么?

tucao20148201
摄影/sheisnikki

世界上为什么有“情话”这个词?


@张晖:来自三毛和荷西
荷西问三毛:你想嫁个什么样的人?三毛说:看的顺眼的,千万富翁也嫁;看不顺眼的,亿万富翁也嫁。荷西:说来说去还是想嫁个有钱的。三毛看了荷西一眼:也有例外。那你要是嫁给我呢?荷西问道。三毛叹了口气:要是你的话,只要够吃饭的钱就够了。那你吃得多吗?荷西问。不多不多,以后还可以少吃点。

@徐奇勋:(飘飘走出门回头看看,没有人,而天仇躲在窗子后面偷看飘飘走远。天仇追了出来)
天仇:喂!
飘飘:干什么?
天仇:走了?
飘飘:是啊。
天仇:去哪里呀?
飘飘:回家。
天仇:然后呢?
飘飘:上班喽。
天仇:不上班行不行?
飘飘:不上班你养我呀?
(天仇一笑,飘飘也一笑,两人挥手再见,飘飘继续走。天仇追了上来)
天仇:喂。
飘飘点燃一支烟背对天仇:又怎么了?
天仇:我养你呀!
飘飘: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吧,傻瓜!(这时飘飘的眼里已经充满了泪水。)
——周星驰《喜剧之王》

READ MORE

周星驰喜剧电影体现的悲情意识

201436

周星驰的电影总的给人一种喜剧的意识,对他的无理头印象最深,觉得其完全是搞笑片,仿佛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我们只是在看他的电影中获得一种精神上的愉悦,痛快之后,大叫一声:“好”。从来都是匆匆看过,匆匆离去,没有体味过其中的韵味。

看了周星驰几部电影,给我的感觉不仅是喜剧,在喜的过程中,我感到了一种深入灵魂的悲伤,常常在笑的过程中禁不住落泪。

故而有时候固执的认为其实周星驰电影所反映的喜剧,并不是真正的喜剧,而是一种变相的悲剧,是伪喜剧。

悲剧,并不一定要让主人公死去,我们看重的不是结局,而是那个过程。就像亚里斯多德在《诗学》中说的:“悲剧是能使人们通过行为引起怜悯和恐惧心理从而在此过程中获得快感”。周星驰的许多电影,就会引起人的怜悯心,仅这一点就可以说其进入了悲剧。

《喜剧之王》中,他饰演尹天仇,这部电影可以说是周星驰自己演艺生涯的写照,故而在这部戏中,更饱含了浓浓的辛酸和血泪。当一个创作者自身蕴含有悲剧意识,他的作品无疑也会戴上这样的色彩。就像司马迁写《史记》,就体现出了强大的悲剧美。《喜剧之王》写的是一个跑龙套的演员,他执著于演艺生涯,即使是跑龙套也十分卖力,但他的努力换来的却是嘲讽和累赘。剧中有几个镜头让我的心弦深深震动了。当他第一次被剧组拒绝离开时,连饭都不许拿。看到他盯着那盒饭,我不由想到昔日生活在底层的百姓,不能干完老板或是主人交待的任务,下场就和尹天仇一样吧。

还有一个镜头就是他满怀欣喜准备去饰演男主角时,得到的答案竟然是“由于……我们不需要你了”。我们可以看到这时尹天仇是眼中含泪,口中含悲的。虽然他没有质问过一句——也许他的地位也容不得自己质问——然他的无声就是最大的抗争,他一步步迟疑的动作和步伐,正是被打击后,内心的写照。当莫文蔚对他说出这个消息时,他说了句“我连台词都背了”;当莫文蔚告诉他把剧本留下时,他的手是拽了又拽,逼得工作人员不得不拽,最后还是莫文蔚一句话“干什么”,他才很舍不得的放手。那忧伤的眼神和孤寂的身影,让我的泪不禁夺眶而出。然尽管如此,当他们告诉其饰演角色有一句台词时,他仍答应了,并且很认真地练习。忍字心头一把刀,尹天仇戏中坚忍,执着的精神,让人深深的感动。周星驰的许多电影总是从小人物成长为大人物,在这成长的过程中必然经过了苦难,苦难的洗涤就是悲剧情感的体现。

《武状元苏乞儿》是一部悲喜交加的正剧,是以苏乞儿为蓝本进行写作。当苏灿还是富家公子时,我们看到的只是纨绔子弟的游戏人间。而到苏家父子沦为乞丐,出去讨饭的一节,让人心酸落泪。苏灿在这时武功已被废,在古代,学武之人,若没有了武功等于废掉了自己的生命,苏灿的自信和尊严也因此丢失。下雪天,苏家父子冷的瑟瑟发抖,父亲又病了。苏灿外出乞讨,竟然遇见了如霜,可想他此时的尴尬,他不愿如霜见他,故意钻进碳灰抹黑面颊。回到半路,又看见父亲被抓,这时候衙役认出他是曾经的“武状元”,说是要给他面子,放其爹回家,但前提是把狗饭吃了。受到如此的欺凌,苏灿仍忍气吞声,就连他父亲都说“阿灿,你不能吃,吃了你以后就难以做人了”。但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他强忍着痛苦,一口口地吃,身边的衙役发出刺耳的笑声。每每看到这儿,总是替苏灿伤心,也为他的孝心感动。

出身富贵的苏灿,何曾受过如此欺凌,地位的降低,武功的废除,让他尝尽了人情冷暖。尽管因为周星驰电影的风格,使得在哭的同时,也会带着笑。但笑的背后,却是无尽的心酸。当他吃狗饭时,说了句“这味道不错,好香”并叫其老爹一块吃,有一条肉丝,两人分着吃,更离谱是他竟然说“剩下一口,我留作宵夜”。于是倏然间消解了一些悲凉的情绪,但留下了更深层次的深思。

除了上述两部影片,还有许多影片都是在嬉笑打闹,在所谓的无理头中体现着更深的文化价值,含有浓郁的悲情色彩。小人物隐忍而成大人物,小人物奋斗的过程,坚韧的过程就赋予了悲情主义。这和司马迁在作品中体现的价值和悲剧性意识和相似性。

《史记》的悲剧性有目的性、坚韧性、超越性、彻底性等特征,周星驰的影片中体现了如《史记》中的坚韧性和目的性特征。

英国美学家斯马特说:“如果苦难落在一个生性怯懦的人头上,他逆来顺受地接受了苦难,那就不是真正的悲剧。只有当他表现出坚毅和斗争的时候,才有真正的悲剧,哪怕表现出的是片刻的活力、激情和灵感,使他能超越平时的自己。”朱光潜先生说:“悲剧总是有对苦难的反抗。悲剧人物身上最不可原谅的就是怯懦和屈从。”周星驰的电影不能说是真正的悲剧,也不能说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悲剧人物,但坚韧性和目的性是共有的。《喜剧之王》尹天仇他在剧组里跑龙套,跑得分外卖力认真,但他专业的精神却屡遭讽刺,他的屈辱也一而再、再而三地被重复,而他只重复着一句话:其实我是一个演员。我们在那儿看见了一种萧索无奈,但又不得不敬佩他敬业的精神。《武状元苏乞儿》苏灿的坚韧性更是刻画的入木三分。从富家子弟,沦落为乞丐,直到最后练就降龙十八掌和睡梦罗汉拳,成为丐帮帮主,整个身份的变化,正体现他的坚韧性。司马迁注重强烈的生命意识,有崇高的价值观念,他反对为节操轻死,为天年苟活,要以实现人生价值为前提,生则顽强,忍辱负重,发愤为作;死则壮烈,死得其所,视死如归。而苏乞儿正具有忍辱负重的精神。他如韩信,韩信贫贱时曾受市屠少年“胯下之辱”,已为楚王后“受械于陈”,直到最后被吕后诱杀,始终不想“引决自裁”。尹天仇受到几重打击,仍顽强生活下去,就像他爹说的“儿子,不管别人怎么看不起你,老爹相信你,你自己也得看起你自己”。影片开始,苏灿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如霜一句话“我要嫁的是武状元”。于是打通关节,通过文考,进入武考,拿下了武状元,只可惜遭人陷害,沦为乞丐。前期的他仅为了爱情而奋斗,然当他的尊严和自信彻底失去,经历了生不如死的阶段,大彻大悟,此时他的抗争,不仅是为如霜,更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活得更像人,就像他对洪长老说的“我想做回人”“我以前从来都不算是人”,这就是一种飞跃,也是他去争帮主,救如霜,杀赵无忌,救皇上的动力。就像他在《少林足球》里面有一句很精彩的对白“人生如果没有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两样?“无论是如英雄豪杰为夺取江山而抗争,还是如仁人志士为拯救社会而抗争,抑或是如贩夫走卒为改变命运而抗争,怀揣梦想,奋发前进,这种抗争精神正孕育了华夏民族特有的价值观。

周星驰被世人称为“喜剧大王”,把他列入喜剧明星之列。然而我们了解到,他自己并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喜剧演员,他曾经说过“我人生最失败的就是当了一名成功的喜剧演员”,在一次访谈中,他面对观众的提问回答“悲剧啊,我想我也愿意尝试的,我以前也以为自己在拍悲剧,可是出去的效果就是喜剧。其实我已经拍过很多悲剧的了”。可见他是把自己列入悲剧行列,只可惜得到了截然相反的效果。而这也是为何周的喜剧电影中,会还有悲情色彩的原因。无论是文学作品,还是影视作品,都或多或少体现着作者个人的创作情感和个性气质。这又和作者的人生经历是分不开的,正如司马迁“恨为弄臣,寄心,感身世之戮辱,传畸人于千秋”,于是在他的作品里极力推崇奇人。而周星驰在现实中的星途坎坷不平,故而饰演的角色不免带有他自己的人生思考和体验。

周星驰的电影等于喜剧,等于无理头,然而无理头绝非无意义,反而在那消解的语言中,包含了深刻的人生思索和价值观。看他的电影,我们不能仅觉得其是一出闹剧,而是一出富有悲情色彩的喜剧。

一个人物:周星驰。(文/菊外香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