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笑着说说三小姐的故事

[figure align=’aligncenter’]我想笑着说说三小姐的故事 摄影/ywen[/figure]

我小的时候,对脏话的词汇量掌握,远胜过同龄的孩子,这主要是因为我的外婆,她是一个精神分裂病人,也是我们平时所说的疯子。

外婆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带着一个小板凳,坐在家附近的马路边,对着来往的车辆咒骂。

在很多不明真相的路人眼里,她只是一个奇怪的老太太,一个仿佛在路边自言自语的老太太,因为她骂街的声音不算大,而且带着方言,若不仔细去听,确实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我那时候比较小,有时候会把那些听不明白的内容挑出来问我妈。

我记得我问我妈,外婆说的“糖包子”是什么意思?

我妈说,不是“糖包子”,是“搪炮子子”,就是挨枪子的意思。

我问我妈,什么叫“狗日的”?

我妈说,这是说,这个人很讨厌,就像狗像当年侵华的日本人一样。

我又问我妈,那什么叫“骚婊子”呢?

然后我妈就发火了,她说,你问那么多干吗,以后这种话,一个字都不准说。

我后来一直觉得,我骨子里勤学好问的品质,很可能就是那次被她摧毁的。虽然我妈坚持认为,这种优秀的品质,我从来没有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