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在你周围暗下来

[figure align=’aligncenter’]夜晚在你周围暗下来 摄影/GIVIND[/figure]

她故意到早了,站在马路拐角处等他,她自然也有过气喘吁吁时脸颊会带出两片红晕的年纪,那是挺久之前。现在她步行了二十分钟,只想要停下来抽根烟。

上个星期热过一阵,忽然之间所有的花都开了,大团的粉色和白色。从中午到傍晚,草坪上坐满年轻人,天还没有暗呢,他们已经从隔壁的便利店里抬出来源源不断的啤酒,然后随着太阳光影的西移,他们也如迁徙的小动物般从草坪的这端慢慢移向中间。这原本是她最爱的一条路,从学校里抄了捷径,傍晚有板球队在旁边的草坪上练习,夜深后则是海鸥的栖息地。

而春天带来的幻觉让学校里的年轻人都陷入了狂欢,她从宿舍的窗户望出去,便能看到他们焦虑而轻快地往外涌,挂着那副唯恐错过什么的神情。她尽力避开他们,白日里他们的荷尔蒙如花朵般遵循着自然规律怒放,连空气的密度都变了,简直要大口吞噬掉她身体里根深蒂固的自怨自哀,让她意识到自己正在坐以待毙地腐烂。而到了夜晚就好些,夜晚他们喝多了回来,长长久久地站在楼下说话,她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因为隔着窗帘,在黑暗里,她无法看见他们急于倾诉的神情,反倒没有对她的工作造成干扰。有时候他们静默一会儿,她就侧耳倾听那些空啤酒罐沿着水泥地滚出好远的声音,能够听好久。

不过现在都过去了,冬天又卷土重来。空酒罐还没来得及撤干净,花瓣就被夹着雪粒的雨水打得满地都是。恶劣的天气把平静归还于她,她走到路上,常常因为感觉不到心脏的跳动而产生轻薄的幻觉。此刻也没有太大的不同。但是她毕竟是打扮过了的,黑色的开司米长裙贴合身体,看得出穿着的痕迹,却整洁而不起球。裙子底下是厚厚的袜子。她在发抖,这会儿起了风,太冷了。

READ MORE

夜晚的灯光


不知道你是否留意过奥格瑞玛的灯光,当你仔细凝视它时,它会告诉你生命的存在,每个人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夜晚便会回到属于自己的灯光前,这里或许有妻儿的等待,或许有父母的牵挂,或许有朋友的祝福,或许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即使远在他乡,这样的灯光也在时时刻刻温暖着你呀。

from《我叫MT》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