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的眼泪

摄影/L陶老板L

孩子们,孩子们,圣诞夜的前一天上演的马戏开演了。大地上覆盖着厚厚的积雪,所有的屋檐下都挂着耀眼的冰凌,但是马戏团的帐篷里却既温暖又舒适。

帐篷里不但像往常一样散发着皮革和马厩的气味,而且还弥漫着葱姜饼干、胡椒花生以及圣诞枞树的芬芳。

327个孩子和他们的父母在观赏马戏表演。今天下午,这些小男孩和小姑娘们是他们父亲所在工厂的客人。早在11月份,厂主就说过:“今年我们工厂很走运。因此大家一定要好好庆祝一番今年的圣诞节,要比往年隆重。我建议我们大家一起去看马戏。有孩子的人把孩子也带着。我也把我的三个孩子带去。”

因此,与324个孩子一起,厂长的两个女孩和一个男孩,也正坐在他们的父母身旁。盼望已久的圣诞节庆典像预料的那样盛况空前。

接着,马戏表演开始了。

这对孩子们来说是最引人入胜的。他们满心喜悦地坐在巨大的帐篷里。当黑色的矮马跳舞时,他们欣喜若狂;当雄狮怒吼时,他们毛骨悚然;当穿着银白色紧身衣的漂亮女郎在半空中荡秋千时,他们惊恐得大叫。

啊,小丑出场了!他刚在跑马道上跌跌绊绊地出现,孩子们就欢快地扯开他们的嗓门尖叫起来。

从那一刻开始,人们就连自己的说话声都听不见了。孩子们大笑着,帐篷在他们的笑声中颤抖。他们笑得那么厉害,以至眼泪蒙住了视线。

这个小丑可真了不起!他的滑稽表演是那样扣人心弦,连厂长都张大了嘴巴。

在此之前,还从来没有人看到过厂长张嘴吸气哩!这小丑根本不说话。他用不着说话就妙趣横生。他在孩子们面前表演着他们想看的哑剧。他一会儿装小猪,一会儿装鳄鱼,一会儿装跳舞的熊。装兔子的时候,他简直滑稽极了。

突然,这个年迈的著名小丑紧张起来。他发现一个头上扎着红蝴蝶结的小姑娘。

小姑娘和她的父母坐在紧挨跑马道的第一排。她是一个长着聪明俊秀的面庞的漂亮姑娘,身上穿着一套节日的蓝衣服。坐在她身旁的父亲在笑,母亲也在笑,只有这个扎着红蝴蝶结的小姑娘不笑。在327个孩子中,只有她一人不笑。

年迈的小丑想:亲爱的,让我来试试,看我能不能把你也逗笑!于是他又专为这个坐在第一排的小姑娘卖力地表演起来。

年迈的小丑从没有表演得如此精彩。

然而……无济于事。那姑娘仍然毫无笑意。她瞪着滚圆而呆滞的眼睛看着小丑,连嘴角都没有动一下。她真是个迷人的小姑娘,只是她一点也不笑。

小丑莫名其妙。过去,他的每一次插科打诨都知道什么时候观众开始笑,什么时候停止笑。因此他的逗乐总是恰到好处。他与观众能够进行融洽的交流。这场为孩子们做的表演对于他来说是很轻松的,因为孩子们是天真无邪的观众,可以与他们轻而易举地交流感情。但是那个小姑娘却高深莫测。

年迈的小丑正在模仿兔子,他突然感到一阵不知所措的悲戚和束手无策的恐惧。他真想中断表演。他觉得,如果坐在第一排的那个小姑娘还是那样瞪着他,他就无法再继续表演了。

于是他走到小姑娘面前,有礼貌地问:“告诉我,你不喜欢我的表演吗?”小姑娘友好地回答:“不,我很喜欢。”

“那么,”小丑问,“其他的孩子都在笑,你为什么不笑呢?”“请问,我为什么应该笑呢?”小丑沉思后说:“比如说,为了我。”

姑娘的父亲想插嘴,但小丑向他做了个手势,表示希望姑娘自己回答。

“请您原谅,”她回答,“我不是想使您难过,但我确实不觉得您可笑。”

“为什么?”“因为我看不见你。我是瞎子。”

当时,整个帐篷里像死一般的寂静。小姑娘沉默而友好地坐在小丑对面。

小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就这么呆站了很久。

母亲解释道:“爱丽卡从来没有看过马戏!我们给她讲过不少关于马戏表演的情况。”

“所以这一次她无论如何要来。她想知道马戏究竟是怎么回事!”父亲说。

小丑郑重地问:“爱丽卡,你现在知道马戏是怎么回事了吗?”“是的,”爱丽卡高兴地回答,“我当然已经都知道了。爸爸和妈妈给我解释了这里的一切。我听到了狮子的怒吼和小马的嘶鸣。只有一件事还不清楚。”

“什么事?”小丑虽然明白,但还是问道。

“为什么您那么可笑?”扎着红蝴蝶结的爱丽卡说,“为什么大家对您发笑?”“是这样。”小丑说。马戏场里又是一阵死一般的寂静。过了一会儿,著名的小丑像要作出重大决定似的,鞠了一个躬,说道:“听着,爱丽卡,我向你提一个建议。”

“请说吧。”

“如果你真想知道我为什么可笑……”“当然想知道。”

“那么好吧。如果你的父母方便的话,明天下午我到你家里去。”

“到我家里?”爱丽卡激动地问。

“是的。我将表演给你看,同意吗?”爱丽卡高兴得直点头。她拍着双手喊:“多好啊!爸爸、妈妈,他到我们家来!”小丑问明地址后说:“6点钟怎么样?”“行!”爱丽卡说,“啊,我多高兴啊!”小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深深吸了一口气,就像一个刚从肩上卸下千斤重担的人。他向观众喊道:“女士们,先生们,表演继续进行。”

孩子们鼓起掌来。他们都对瞎眼的小爱丽卡十分羡慕,因为这个伟大的小丑将去拜访她……

当夜大雪纷飞,第二天仍然下个不停。5点半钟时,爱丽卡家里的圣诞树上蜡烛通明。小姑娘摸遍了桌子上摆的所有精美礼物。她吻了吻父亲,又吻了吻母亲。但是她总在不停地问:“你们认为他会来吗?你们认为他真的会来吗?”“当然,”母亲说,“他亲口答应的。”

他准时到达。起居室的座钟正在打点。

她握着他的手,激动得结结巴巴地说:“真……真……真太好了。您真的来了!”“当然,我答应过的。”小丑说。他向她的父母致意,然后把他给爱丽卡的礼物交给她。那是3本盲文书。爱丽卡已经读过一些盲文书籍,她十分高兴又得到3本新书。

“可以给我一杯香槟酒吗?”年迈的小丑说。

他把香槟喝完,牵着爱丽卡的手,把爱丽卡安顿在圣诞树前的沙发上,自己在她的面前跪下。

“摸摸我的脸,”他说,“还有脖子,接着是肩膀,然后还有手臂和腿。这是第一步。你必须准确地知道我是什么样子。”

小丑既没戴面具,又没穿戏装,完全没有化装。他自己没有把握他的试验能不能成功。

“好了吗?”他终于问。

“嗯。”爱丽卡说。

“你知道我的长相了?”“清清楚楚。”

“那好,我们开始吧!”小丑说,“但是请不要让手离开我。你要不停地摸着我,这样你才能知道我在干什么。”

“好的。”爱丽卡说。

于是年迈的小丑开始表演。他把他在马戏团表演的全套节目从头做起。父母相互紧握着对方的手,站在门旁看着。

“现在小熊在跳舞。”年迈的小丑说。当他模仿熊跳舞时,爱丽卡细嫩的小手抚摩着他,但是她的面容仍然呆滞不变。

虽然这是他毕生最困难的表演,但是小丑一点也不畏缩。他又开始学鳄鱼,然后学小猪。渐渐地,爱丽卡的手指从他的脸上滑到了肩上,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嘴巴也张开了。

仿佛爱丽卡用她的小手看到了其他孩子用眼睛看到的东西。她在小丑装小猪的时候哧哧地笑起来,笑得短促而轻柔。

年迈的小丑更有信心地表演起来。爱丽卡开始欢笑了。

“现在是兔子。”小丑说,同时开始表演他的拿手好戏。爱丽卡大笑起来,声音越来越响。她高兴得喘不过气来。

“再来一遍,”她兴奋地喊,“请再来一遍!”年迈的小丑又装了一遍兔子,一遍又一遍。爱丽卡还是没个够。她的父母面面相觑,爱丽卡还从来没有这么快活过。

她笑得气喘吁吁。她高喊:“妈妈!爸爸!现在我知道小丑是怎么回事了!现在我什么都知道了!这真是世界上最美的圣诞节啊!”她细小的手指仍在跪在她面前的老人脸上摸来摸去。

突然,爱丽卡吃了一惊。她发现这个伟大的小丑哭了!

(文/约·马·齐默尔)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