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癖小姐

摄影/旋转的木偶飞不起来-chihato

能让洁癖小姐心情大好的原因,首先是因为几天前接连的雨水冲刷,街道特别干净,道路两旁的树上不再蒙着一层灰尘。然后就是穿着一件新入手的连衣裙,当然,必须是散发着芬芳的消毒水味道的那种。

冰清玉洁,不着纤尘。

这个周六是完全符合洁癖小姐要求的好日子。

洁癖小姐在赶赴姐妹聚会途中的每一步都比平时踩得更加放心舒适,可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斥着无数的事与愿违,就在洁癖小姐心情好到忍不住要哼起歌来时,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飞速轧过,路边的积水不偏不倚地溅到了洁癖小姐的裙子上。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洁癖小姐洁癖的程度,“人神共愤”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米不淘过五遍不能下锅,每个礼拜房间必须清洁七次外加至少消毒三次,乘公交地铁一定戴手套且即使有空位也绝不坐,一回家立刻洗澡,换了衣服,才能自如地在房间里活动……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但,现在洁癖小姐的新裙子被溅上了肮脏的泥水。

新裙子!脏水!洁癖小姐!

她仿佛看见无数细菌病毒在她飞扬的裙摆上朝她张牙舞爪地示威。

洁癖小姐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冲上了头顶,她仿佛可以听见在那一瞬间自己的脑电波“嗖”的一下跃向最高点的声音。

“肇事车辆”倒是很礼貌地靠边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条男性的大长腿迈了出来,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张饱含歉意的脸。

洁癖小姐又一次听到了那“嗖”的一下的声音。

五分钟后,洁癖小姐跟大长腿先生坐到了附近的一家星巴克里。

是的,叙旧。

大长腿先生是洁癖小姐大学时期的同系同学。

那时的洁癖小姐不善交际,更不具备招蜂引蝶的技能,异性朋友屈指可数,大长腿先生正是其中之一。

彼时的篮球少年,此刻已经是一位颇有风度的标致男子。

对于大长腿先生的连连道歉,洁癖小姐生出了一颗活跃气氛的心,笑骂其不实际。

却没想到大长腿先生当了真,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看着对方因思索而垂下的眼帘,洁癖小姐突然不知所措起来,默默吃下了一整块巧克力蛋糕。

大长腿先生把洁癖小姐送回家后驱车离开,洁癖小姐先是取消了姐妹间的聚会,飞速把裙子丢进洗衣机,并倒入两大杯消毒液,然后一头扎进浴室,泡了很长很长时间的澡,洗尽这一天的尘埃,直到眼前发昏。

下个周一洁癖小姐出门时,那辆已不算陌生的黑色汽车已经停在楼下。

大长腿先生背靠在车的左侧,冲她一笑:“我想了想,当你一个星期的司机作为补偿应该算是比较实际了吧。”白闪闪的八颗牙露出来,洁癖小姐不知为何,顿觉今日的阳光略为刺目,嗯,消毒水的香味也特别浓郁。

大长腿先生送她进了公司大门,并十分体贴地陪她走进大楼。

直到对方执着地陪她进入电梯间时,洁癖小姐终于意识到不对,投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我刚好跳槽到这家公司了,今天第一天上班。”大长腿先生侧过头,言笑晏晏。

洁癖小姐打死都没有想到,这份孽债竟然要持续到以后的日子里,这种感觉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沙尘暴之后,又下了一场消毒水的雨,说不清应该是喜是悲。

但任何事情都无法影响洁癖小姐对清洁的不懈追求。

在各位同事每周都忍不住向她投射出的惊世骇俗的眼神里,以旋风一般的速度和力度清扫了自己区域内的疑似灰尘后,洁癖小姐才终于肯坐在一个周末不曾接触的座位上,表情痛苦,带着决绝。

这场面对于各位同事来说,无论看多少次都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看,洁癖小姐又拎起了她的洗手液,直奔卫生间,两分钟过后昂扬而归,宛若英雄凯旋。

噢,这样的事情每天都要发生不下百次。

大长腿先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经常习惯性地把拍肩膀作为一种鼓励。

于是自从大长腿先生变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后,洁癖小姐洗手换衣的频率又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但奇怪的是,洁癖小姐却没有向大长腿先生做出一番陈情,让自己能够省去这些不必要的麻烦。

众人在洁癖小姐不寻常的反应中嗅出了一丝丝奸情味道,但时间一长,大家也很快知悉了两人的校园友情。再加上洁癖小姐那把大家几乎逼上绝路的洁癖,大家在迅速得出了“不可能”的结论后陆续散去,洁癖小姐指天发誓的清白也得以保全。

曾有朋友给我做过一个心理测试,以得出你表面所需和潜意识里真正的欲求,这二者往往大相径庭。

当然,最终结果是否准确,也只有自己了然于心。

但这次洁癖小姐自己也不清楚,只是奇怪自己竟然能够默默忍受这一切,并且极力想要降低自己洁癖发作的频率。

可能是因为老交情的关系吧。

洁癖小姐这样想,况且他们在工作上还很合拍呢。

而他们的确是很合拍的。

比如这次老板提出了各种刁钻的要求,整个办公室为此两天两夜奋斗在劳动第一线。

洁癖小姐和大长腿先生作为核心力量,不眠不休地对各种意见加以整合选取,彼此间达到了一种奇妙的心照不宣的状态。

梅花香自苦寒来,众人呕血而成的方案终于得以通过。

整个办公室里人人雀跃,一派节日气氛。大长腿先生振臂一呼,请客吃饭。

酒过三巡,人人微醺。

但大长腿先生却伏倒在桌子上,结结实实地喝醉了。

大长腿先生被大家七手八脚地架上车,挨着洁癖小姐躺倒在后座上。

洁癖小姐看着他一脸痛苦,小心翼翼地让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好让他能舒服一点儿。

大长腿先生弱弱地抬头看看她,眼中似含着不一样的神情。

洁癖小姐脸红了。

但紧接着,大长腿先生突然更加深情地一抽搐,吐在了洁癖小姐的裤子上。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所有人紧张地盯着车内的两个人,紧张到手抖。

但洁癖小姐只是温柔地拍着他的背,动作轻柔地为他擦去嘴边的污物,好像完全忘记了洁癖这回事。

直到此刻大家才惊讶地回想起,两天来洁癖小姐跟他们在一起同吃同喝同劳动,同样不修边幅。

此时,她的眼神中只剩温和,洁癖不知在什么时候已不复存在。

原来洁癖小姐已经没有洁癖了。

而在爱情里最动人的事,也许就是这样,看着自己心甘情愿为了对方而改变。

可是洁癖小姐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的呢?

我想,或许就是从那天在星巴克,洁癖小姐吃下那块她并不爱吃的巧克力蛋糕开始的吧。

(作者/自由极光)

READ MORE

酒店小姐的工作是怎样的?

摄影/流浪着的Ray-chihato

稻花香七里问酒店从业人员:今年大二,听说系里不少女同学在酒店兼职,好像挺赚钱。这是一个挺暧昧的话题,我很好奇这个行业,有知情人能透露一些内容吗?


果断匿名答稻花香七里:

以前有闺蜜就在酒店上班,我从她那里听说了一些事情,跟大家讲讲。
如果以前还有些女孩子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不得已去做酒店小姐,这个倒可以理解,我也没资格指责别人。不过现在很多做这行的多是因为赚钱容易,无非多喝点酒,偶尔忍受几个浑身烟味的大叔。一个包间,五六个女孩子,大家都脱了,你也就不会太拘谨,时间长了就更无所谓了。

我只能告诉你挣钱真的很快,她们去买名牌包包名牌衣服的时候就像买菜一样。刚开始做这行,无比爽快,当然三观崩坏得也很快,欲望像疯了一样飙涨。而且做这行的,交际圈也不大,交到垃圾朋友就惨了。一旦开始嗑药,那就是无底洞。

再说身体消耗。每天喝很多酒,然后睡觉,醒来继续,可劲儿玩儿命。反正有的是钱嘛,买一大堆补品吃呗。感情生活也变得无比复杂,身边一堆炮友,然后抱怨找不到好男人。

好,你累了,倦了,不想做了,想退出。没那么容易,假如你在店里很红的话,更难,老板会想各种办法留你。有一天,你年纪大了,想走也没人留了。接下来干吗去?找个正儿八经的工作,朝九晚五,偶尔加班,开始适应新的生活。你确定你受得了吗?

永远不要天真地以为,你可以控制自己,攒够多少多少钱就撤。这是一条不归路。

READ MORE

我想笑着说说三小姐的故事

[figure align=’aligncenter’]我想笑着说说三小姐的故事 摄影/ywen[/figure]

我小的时候,对脏话的词汇量掌握,远胜过同龄的孩子,这主要是因为我的外婆,她是一个精神分裂病人,也是我们平时所说的疯子。

外婆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带着一个小板凳,坐在家附近的马路边,对着来往的车辆咒骂。

在很多不明真相的路人眼里,她只是一个奇怪的老太太,一个仿佛在路边自言自语的老太太,因为她骂街的声音不算大,而且带着方言,若不仔细去听,确实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我那时候比较小,有时候会把那些听不明白的内容挑出来问我妈。

我记得我问我妈,外婆说的“糖包子”是什么意思?

我妈说,不是“糖包子”,是“搪炮子子”,就是挨枪子的意思。

我问我妈,什么叫“狗日的”?

我妈说,这是说,这个人很讨厌,就像狗像当年侵华的日本人一样。

我又问我妈,那什么叫“骚婊子”呢?

然后我妈就发火了,她说,你问那么多干吗,以后这种话,一个字都不准说。

我后来一直觉得,我骨子里勤学好问的品质,很可能就是那次被她摧毁的。虽然我妈坚持认为,这种优秀的品质,我从来没有过。

READ MORE

说话的时候,顺序特别重要

tucao2014823
摄影/叶汀汀

“如果你说一个女大学生,晚上去夜总会陪酒,听起来就不太好,可如果你说一个夜总会小姐,白天坚持去大学听课,就满满的正能量了。如果你说你是一个学者,开了个公司,会被鄙视,认为你俗,真是斯文败类。可是如果你说你是一个商人,经商之余还专研学术,别人会肃然起敬,尊称你为儒商。所以说话的时候,顺序特别重要。” -“想想现在一些犯罪分子,还在政府各部门坚持为人民服务,真是很励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