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地

juzi20151230

那我是落叶,把自己交给了风,像云在天空跳舞。再不问要去哪,昨天已灰飞烟灭,明天还远在天边。我将自己摊开,倾听她的一切。 from 朴树《好好地》

READ MORE

今日归来不晚

juzi20151031

待历经沧海,待阅尽悲欢,心方倦知返。君已尘满面,污泥满身,好个白发迷途人。今日归来不晚,彩霞濯满天,明月作烛台。 from 朴树《在木星》

READ MORE

在木星

绘图/忘川山人

00:00/00:00

“木星是神话中的宙斯,代表灵魂已战胜尘世的经历,并由此获得对适用于凡间宇宙生活的宇宙法则的理解。”

木星是12年走完一个完整轨迹,朴树也让歌迷等了12年,《在木星》知倦而返。朴树说:意象,歌名03年就有了,旋律07年就写完。当时是幻想一个没有生老病死,爱恨离别的世界。而现在,我相信,有这样的世界,我们所有人都会去那。

(附歌词)词曲/朴树

君归来 君归来
待历经沧海 待阅尽悲欢 心方倦知返
君已尘满面 污泥满身 好个白发迷途人
今日归来不晚 彩霞濯满天 明月作烛台
亦归来 亦归来
以苦难为船 以泪为帆 心似离弦箭
莫说天无涯 海无岸 纵然归程须万载
今日归来不晚 与故人重来 天真作少年

你为什么哎 言无声 泪如雨
你为什么哎 仰起脸 笑得象满月
问那人间 千百回 生老死别
与君欢颜 从此永留身边

你为什么哎 言无声 泪如雨
你为什么哎 仰起脸 笑得象满月
问那人间 千百回 生老死别
与君欢颜 从此永留身边
君归来 君归来
待历经沧海 待阅尽悲欢 心方倦知返
君已尘满面 污泥满身 好个白发迷途人
今日归来不晚 彩霞濯满天
亦归来 亦归来
以苦难为船 以泪为帆 心似离弦箭
莫说天无涯 海无岸 纵然归程须万载
今日归来不晚 与故人重来 天真作少年

沧浪之江
西来水泱泱
江上一轮明月
照多少沉浮过往
沧浪之江
东往水莽莽
谁赏江上明月
谁听江声浩荡

READ MORE

一江水

绘图/忘川山人

00:00/00:00

歌曲《一江水》由王洛宾作词,这首歌的原型取自苏联1959年电影《渴》的插曲《两道河岸》。王洛宾的编创最初成于上世纪50年代,但是未能发表。80年代解禁后,王又对其进行了重新加工。

1998年,在北京举行的一场纪念KurtCobain演唱会上,许巍用一把吉他,让许多人记住这首一江水。并在2009的北京个人演唱会《今天》上与朴树合唱了这首歌致敬王洛宾。

《一江水》歌词:
风雨带走黑夜/青草滴露水/大家一起来称赞/生活多么美/我的生活和希望/总是相违背/我和你是河两岸/永隔一江水
波浪追逐波浪/寒鸭一对对/姑娘人人有伙伴/谁和我相配/等待 等待 再等待/心儿已等碎/我和你是河两岸/永隔一江水
我的生活和希望/总是相违背/我和你是河两岸/永隔一江水
等待 等待 再等待/心儿已等碎/我和你是河两岸/永隔一江水

(注:本文选曲为无词demo版。)

READ MORE

一泡尿功夫,青春已经作古

changwen201482
摄影/圆加

初一的时候,我还是个1米55的小矮人。坐在教室的第一排,憋憋屈屈的,成天吃一肚子粉笔末。班上的女孩子开始发育,上体育课的时候以肚子疼为理由频频请假。男生开始变声,压低哑哑的公鸭嗓,坏笑着,暗暗地宣称自己看上班里的谁谁谁。我没有一个可以谁谁谁的对象。因为我看上去太小,他们都不带我玩。那是1998年,那个时候的我,应该是连青春期也不算吧。

妈妈一直说她年轻时最喜欢的歌曲是《洪湖水浪打浪》,唱了几十年,依然喜欢。我总是笑笑,觉得可以喜欢一辈子的歌曲不可能存在。然后1999年,我在电视上的MTV第一次听到《白桦林》,大吃一惊。从此我知道,它应该是我最喜欢的那首歌了,至少在当时是。然后整张专辑一遍一遍地听。他唱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他唱穿新衣吧剪新发型呀,他唱妈妈我恶心在他们的世界,他唱我梦到一个孩子在路边的花园哭泣,他唱你的生命它不长不能用它来悲伤……
然后一个早上,我洗脸的时候,发现额头多了几个小疙瘩,未成年的青春痘,微微凸起,泛着喜色。接下来的一年半的时间,我的小身板被莫名的力量疯狂拉扯着,从155公分一路飙到179,现在想来都害怕。那爆炸的青春期,那沸腾的荷尔蒙。元旦舞会上,我手握话筒,手忙脚乱,一句歌词出口,微微颤抖,却也成了公鸭嗓: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调起的太高了,唱不上去,大家吃瓜子,笑。

READ MORE

朴树:平凡之路

pingfanzhilu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from 朴树《平凡之路》(韩寒电影《后会无期》主题曲)

READ MORE

回忆:那些花儿

2014410
配图/舞秋风·LoFoTo

他们都老了吧,他们在哪里呀?

我是一个喜欢回忆,怀念过去的孩子。那些曾经的碎片,是我流水的忧伤。不只一次地在想,如果将我的那些回忆的碎片拼凑和重叠。它们会像零下的风,穿越我忧伤而明媚的青春,撕碎我单薄的黑色风衣。冰冻起我汩汩滴血的伤口,凛冽而刺心的疼痛感,无穷尽……

许多年以后,我站在另一段转弯的罅隙,看着从身边走过的陌生路人。想起了许多年以前,我和我的那些花儿。我把这些沉淀了的回忆,刻在那片荒原的一堵废墙上。等着有一天你会看见,然后听见谁清忧的吟唱“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感谢朴树,还有那么多好的音乐,在这个让我难过的年代。谢谢他给我带来《那些花儿》。让我在离开他们,一个人怀念的日子里,也不再感觉孤单,至少还有音乐陪伴。听他的歌唱,回忆是如此的简单到苍白,歌唱也如此的贴切心痕。

在你走之后,那些花儿开始凋零;所有昨天的快乐,所有今天的忧伤,还有过早的明天;都和那些凋零的花瓣,一齐地扑向漫灭的死亡!

他们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且现在和以后也是。只是曾经他们陪伴在我的身旁,那些流淌在花丛嬉笑的花样年华;而现在他们已经各自奔天涯,只为了那些在现实面前脆弱得不堪一击的理想;以后的日子他们又会停留在哪个陌生城市的驿站?不要还只是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孤独的成长。

我记得我告诉过健和波波,现在我要学会用心地记住出现在我身边的每一个人,因为总有一天,他们都会离去,就像曾经的那些花儿。

还记得在离开前的那一天,我们坐在校后的小山上看夕阳。学校的广播传来朴树的《那些花儿》,健说他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地喜欢这首歌了。只是我并没有问他为什么。波波也说:“小六,如果有一天我们离开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听《那些花儿》啊?我怕以后你一个人了,会想起我们太多。那样我就想哭啊。”我只沉默着不说话。我不想告诉他我还会听《那些花儿》的。我想那时要告诉他了,他就真的要哭了。

他们说我像个孩子,倔强的小孩,是那样的不快乐,却还要假装坚强,以为自己很快乐。固执的冷漠让人难过。我只是固执地说:“我的文字知道我的不快乐。”然后就傻傻地笑了。只是现在再也不会有人叫我不快乐的孩子了。

其实很多时候,我觉得波波更像个孩子。他看起来是不会有烦恼。他说:“都是活着,为什么要不快乐呢?”有时,我和健都笑他是彼得潘,那个快乐的孩子,也在时光的洪流中渐渐长大。

离开的时候,健以开玩笑的语气对我说“哦,别哭,孩子,路还长,要学会坚强!”只是我没有告诉他,其实我看见了他在说这句话时眼角已有泪花。

健是一个很好的朋友,也很容易相处的。他一直都是很了解我的。他说他很喜欢我的文字,他看得出我内心的不快乐。他还说他很崇拜我的样子,高高瘦瘦的帅气,还会写出很多自己的文字。只是看见了人不知道要露出笑脸。其实我没有告诉他,现在的我看见了人也会笑了。虽然笑得傻傻的,也还是会有人说我是个很喜欢笑的孩子。

健为了他的理想很努力,不像我和波波堕落的要死的样子。当时我在想至少以后健不会去后悔了。却是现在的健很失望,他说早知道理想在现实面前是脆弱得如此的不堪一击,他一定会选择和我还有波波在一起了。那样至少还不会感到孤独了。他说他难过的时候抽很多的烟。只是他不知道,就在他给我打电话之前我还抽了很多的烟。

“甚至还来不及那些继续,日子就这么快的近了,也不在乎你和我依旧有着陌生,只留给我们下一个的离别。曾以为自己会走得那样了无牵挂的洒脱,却是不知从何时起,我也变得多情起来,心有了太多的不舍,也许只在这告别的时刻,才会发现那份曾经的情感吧!……”波波说我的文字很被感触。

还记得在你毕业纪念册上写着“只一恍惚一刹那,我们相遇又离散,有哭有笑的年轻时光,在回忆中流向远方,唯留下淡淡的感伤,听那离别的歌唱,只想深深祝福——在以后的日子里,请快乐着!”只是现在的你,是否还会偶尔的翻起那一页呢,也会偶尔的想起我?我想也许那一页的纸张也发黄了吧!

也许那些事已开始沉淀,也许那些人将成为过往。唏嘘叹息着那远去的韶光,让我们相遇又离散,只是彼此还不愿遗忘。只为纪念,不让那段记录着的时光流落远方。

又在一个零下的风吹过的夜里,我忘记了伤口的冰块碎裂的疼痛。站在那片荒原的废墙底,刻下:穿黑衣的我,如今很好。只是会偶尔的想起你,我和我的那些花儿……

(文/JingJ.Gao)

READ MORE

纪念离去的孩子

201431

中南海,《我去2000年》蓝色沸点,我的生活。还有台灯。

麦田中,天真的孩子捧着CD,天空依然阴霾。他想离开,他不能离开,逃出了生活,又如何逃出心灵的禁锢。远方的天是蓝的吗?远方真的没有夜吗?孩子是可怜的人,没有梦,没有理想,孩子得守在父母为他设计好的路边,等待下一班地铁把他带到一个他并不想去的地方。孩子很恶心……

街上的人群忙忙碌碌,他们不会注意到那个捧着CD的孩子。孩子的眼睛没有地方落脚,到处都是令他恶心的东西。孩子闭上了眼睛。等待梦的到来—孩子知道总有一天梦会来的。梦没来,地铁来了孩子被妈妈牵上了地铁,车厢里的每个人都努力的睁大眼睛盯着某个地方,孩子发现他们的眼睛闪烁着幽幽的绿光,孩子害怕了,害怕自己的眼睛也……孩子使劲的捂住自己的眼睛,在车厢中胡乱的冲,撞,孩子头破血流了,没有气力了。

孩子倒了车厢中,安静无声的,CD依然在他的手中。孩子终于开始做梦了,在遥远遥远的麦田中,有人在召唤他,想风一样,孩子离开了,带着他心爱的CD。

……

不说话,只沉默,这平淡的生活,这不快乐的生活,我的9W台灯。

——推荐专辑:朴树《我去2000年》(文/转)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