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荡起双桨

[figure align=’aligncenter’]让我们荡起双桨 摄影/GIVIND[/figure]

1
高中毕业那个夏天,我在派出所。讯问室空调温度开得很低,空气里飘着细微的冰碴子,吸一口到肺里,比吸烟疼得还要清晰。一个体型微胖的警察拍着我的肩膀说:打起精神来小伙子,是不是男人?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戴手铐的中年男人进来,咕咚一声在我旁边坐下。跟着进来的警察问:怎么把人打成那样了,脸上划那么大个口子。喝了点儿?
男人一直在愣神:啊?啊。
微胖的警察一摆手对另一个警察说:送看守所吧。

我交完罚款走出派出所,热浪袭来,顿时感觉自己像被烤化了,双脚无力。临走时微胖警察对我说:社会不同于学校,要想堕落,分分钟的事儿,没人管你。
嗡嗡的声音像法官落锤,在燥热的空气中漾起透明的波纹。

READ MORE

送给所有毕业生

2014614
摄影/岛上的诗

毕业了,有些人失望了,有些人失恋了,有些人失踪了。有人发财,有人发福,有人发喜帖。默契的生活轨迹将划下休止,开始截然不同的人生。不奢他日再次聚首,但求不忘各自最初的容颜,毕竟,我们都曾闯入对方生命三四年。 (送给所有毕业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