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给你温暖的人

juzi20151101

你要记得那些大雨中为你撑伞的人,帮你挡住外来之物的人,黑暗中默默抱紧你的人,逗你笑的人,陪你彻夜聊天的人,坐车来看望你的人,陪你哭过的人,在医院陪你的人,总是以你为重的人,带着你四处游荡的人,说想念你的人。是这些人组...

READ MORE

陌生人的哪些事,让你感触很深?

tucao2015323

陌生人的哪些事,让你感触很深?


@李淼:
09年在巴黎,地铁里。我在车上昏昏欲睡。
一个文青范儿眼镜娘突然在车厢里站起来,说:“我有几段话,想读给大家听。”
然后就举起一本类似诗集似的书,开始用情地读。我听不懂,但是看她的神态,好像很幸福。
这剧情真够文艺的,当时我就想,这也就是在巴黎。

然后剧情急转直下:
女文青读着读着似乎自己把自己感动了,越读越慢,还有轻捂嘴的动作。
这时,车到站了。女文青拿起书包,把书塞进去,说了句“谢谢”转身就下了车。
我以为故事就这么完了。

结果坐我对面的男青年(脸型瘦削,下巴有小胡子,白人)突然站起来从车门飞奔了出去,喊到“请等等”,一把拉住了女文青。
拥吻。
车动。出站。车厢里的掌声。
这tmd才真的是巴黎。

后来很长时间我脑中的那对情侣都挥之不去。给我的感触是:爱情突如其来,莫名其妙,你所需要做的一切就仅仅是放下矜持。

@梨花白:
说个我经历的,这件事一直感动着我。
07年毕业,我来南京面试,这一行善良和丑恶都经历了,两厢对比,感触颇深。我就只说陌生人的善良之举了。
我不认识路,向一位四十多岁的阿姨问路。那个阿姨很热情的告诉我怎么走,然后又说:“我正好也往那个方向走,我们一起走吧。”我欣然同意。因为,我当时赶时间,所以走的很快,可是我发现那个阿姨走的很慢,我便想给那个阿姨说:我赶时间先走了。不过,我还是憋着没说,人家那么热情,我怎么好意思这么讲呢,于是便忍着走了一段路。
到了一个丁字路口的时候,阿姨对我说:你就到马路对面那个站台上坐x路车吧,到x站下车,然后向左拐——–。我连连道谢,便过马路,走到站台上看车次。我看了一会,忽然感到有人拍了我一下,一看又是那个阿姨,她又对我嘱咐了一遍怎么走,又说,如果到那里找不到就问问别人。我连连应声,那个时候真的有点感动,可是感动的还在后面。
那个阿姨嘱咐完,便往前走穿过马路,我看着阿姨的背影,忽然发现,她是个瘸子,刹那间我的泪水便出来了。因为那条马路很宽、很宽,她本来不用到马路这边来的,只是为了再嘱咐我这个陌生人一遍,她便拖着一条腿,一瘸一拐的过两次马路,那条路那么宽,那么多车。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每次想到这件事都会觉得很感动,我也庆幸自己没有先走,否则我就丢失了一笔宝贵的财富。

@小静:
有一次,地铁里,打翻牛奶,结果洒到了别人身上,赶紧的赔不是,可是旁边的男士却拿出纸巾把我身上的牛奶擦干净,微笑表示不介意,没有一句斥责,很快就下车了。
我突然明白,一个人只有被温柔的对待过,才知道怎样温柔的对待别人。有的人很凶悍,也许是因为他不曾被人温柔相待。

@张僧:
济南冬天的一个早上,天气突然变得很冷,而且下起了雪。路边,一个不高、略胖的老太太拉着一小车报纸缓缓走来,我上前问路。她亲切指路,旋即打量了一下我,用济南话说:“哎呀,孩子,穿这么薄啊,怎么不穿个棉袄啊”,说完一把抓住我的手:“走,我领你过去吧”就像一个奶奶领着自己的亲孙子。我眼眶湿润了,那是那个冬天里最温暖的一天……

@卡卡:
我在英国的时候,有一天坐城铁去海边看城堡,遇到了一名五六十岁的妇女坐在我旁边。她带着一条大狗子。
因为我很喜欢动物,那条大狗子也很乖,我就和她聊了起来。
她跟我说,这条狗是她捡到的。她其实一直想买条狗子了,不过之前她老公一直不让。后来她老公生病了,医生说顶多活几个月就要死掉了,住在医院里。然后有一天她照常去医院,发现老公不见了。原来是他老公自己从医院办了手续出来回家了。她就赶紧回家去找老公。
她老公告诉她,我还是喜欢在家和你一起。
后来没多久她老公就死掉了。
她老公下葬之后没多久,她在家门口发现了这条狗子。就把狗子捡回家了。
“所以啊,这条狗子就这么一直陪了我好几年了。我们也没有孩子,现在家里就是我,狗子,顶多加上老头子的相片啦。”她很爽朗地笑起来。
她一笑,她的狗子看了她一眼,站起来,扑到她身上,舔她的脸,
把她的眼泪舔掉了。
我拿相机拍了一张,我觉得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瞬间之一。

@阿朱:
读书的时候,我坐公交车从北京站到北京西站,提着大箱子上车后才发现身上没有一点零钱,售票员说找不开一百的,然后凶巴巴的告诉我“你要自己解决!!不带零钱坐什么车?”
然后,我旁边一个背着编织袋的民工大哥就主动帮我出了一块钱,他的经济状况应该很一般,他的编织袋是没完全系上能看见里面还有他要带走的脸盆和衣架,他老婆也站在旁边特温和的冲我笑。

下车后我要去买东西换开给他,他冲我摆摆手就迅速走了。这件事情我记了很久啊,虽然当时我旁边那么多人,包括很多同龄人,但是那个民工大哥是第一个帮我的。

(内容选自知乎)

READ MORE

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摄影/动感小飞飞

在我常走的龙吴路上,不常有什么像样的风景。因为地处偏僻,年久失修,乃是上海市内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我日日在这条路上穿梭,越过大半个城市去上班,要坐很长时间的公交车。

我有个在襄阳公园练太极拳的朋友,他教了我一种站姿,使我可以垂手站在颠簸的车厢中而保持身体的平衡。我常常就这么闭着眼睛站在车厢里,想象自己是《列子》里“能视听不用耳目”的鲁国修道人。如今,我已经到了闭着眼睛就能知道车开到哪儿的地步了。

和公车司机们瞎聊时得知,这样的路上海过去有三条,另外两条是曹安路和沪太路——但据说已经治理好了。只留下这么一条龙吴路,因着化工区的关系始终没有修葺。公交车的路线很长,我没有在中途下过车,所以那些笼罩在灰尘中的建筑物都让我觉得很神秘。靠近曹家港的地方,有一片夜总会聚居区,都是大红的招牌上写着黄澄澄的诸如“雅座包间”之类的大字儿,霓虹灯乱七八糟的亮着,常有穿着短皮裙的胖女人在水泥车的呼啸声中过马路,再混上这一带特有的咸鱼味儿,让人很难想象究竟是什么种类的人需要在此地消费。化工区的建筑则比较像前苏联,有着格式统一的破旧和黯淡,中间夹杂着一些奇怪的皮革市场和学校,傍晚,会有下班的工人们穿着蓝衣服骑自行车逡巡而过,简直恍若旧年。

在这么一条乏善可陈的路上,终于有一家店引起了我的注意。它位于吴泾的边缘,店面小小,从公交车上看过去黑乎乎的,只有四个字儿写在门楣上:“闵行卡门”。我不知道这家店是干嘛的,但仅仅因着这个莫名其妙的名字,对它有了很多美好的想象。

我有时觉得里面应该有个像卡门一样美丽的姑娘,婚姻失败之后独自开店卖一些首饰,间或做做裁缝;有时又觉得应该是个闵行的文艺青年,体弱多病却又像普鲁斯特一样敏感,大学毕业后,父母怜惜他,就资助他在镇上开了个书店,他喜欢梅里美的小说《卡门》;最后觉得应该是喜欢比才喜欢古典的卖卡带大叔,会弹吉他会唱歌,每周坐956去一次育音堂,由于店开得早,虽已经转卖CD但保留了原来的名字……我每天经过这里的时候,都会给这家店一个崭新的想象。并且我发现,整条龙吴路,除了这家店之外,再没有一家店的命名能容得下我这些想象。于是这家店,变成了我心中的一道甜点,不与人分享,在下班路上的冥思里,给我一点点光。

这种想象到了极致的时候,我写了一首名为《闵行卡门》的诗,我写“骑手,指挥家和职业孔雀”,写“素颜长发卖仙鹤菠萝和冬枣的女孩子”,写“时代在变而我苦苦挣扎,刚才由飞灰变成草木”,写“闵行是唯一沉重的事物,但好不过死”。我写了我内心所有美好的一切,尽管我知道可能任何人只要打开搜索引擎,查一下“闵行卡门”就能毁灭这脆弱的梦幻。

这种让我内心一动的名字,之前还有宜山路上的“蔡朗饭店”。那是个标准的苍蝇馆子,但蔡朗这两个字,让人几乎能越过千年的光阴找到一丝清灵的古意,能让“我想起南方、温泉,成片成片的竹子,深夜的乌鸦,想起它们在我的身体里,微不足道,却令我神迷。”

我也常常藉由《百年孤独》想起所有开天辟地的初民,他们用新奇而缓慢的目光扫过山川河岳,草木走兽,按着日月星辰的位置,阴阳四时的顺序,为这大地上的一切命名。

我甚至会想起49年夺取了天下的那群南方人,我想起他们按着自己的想法,给这个国家制造了那么多良莠不齐的省份,城市和街道。

但我一点也不觉得命名该是个只属于农业时代和政治人物的能力,就像我永远也不想真的知道闵行卡门里卖的是什么东西。

(作者/老王子)

READ MORE

谁是谁生命中的过客

2014411
摄影/小耳牛牛

谁是谁生命中的过客,谁是谁生命的转轮,前世的尘,今世的风,无穷无尽的哀伤的精魂。我回过头去看自己成长的道路,一天一天地观望,我站在路边上,双手插在风衣的兜里看到无数的人群从我身边面无表情地走过,偶尔有人停下来对我微笑,灿若桃花。我知道这些停留下来的人终究会成为我生命中的温暖,看到他们,我会想起不离不弃。 (转)

READ MORE

夜晚的灯光


不知道你是否留意过奥格瑞玛的灯光,当你仔细凝视它时,它会告诉你生命的存在,每个人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夜晚便会回到属于自己的灯光前,这里或许有妻儿的等待,或许有父母的牵挂,或许有朋友的祝福,或许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即使远在他乡,这样的灯光也在时时刻刻温暖着你呀。

from《我叫MT》

READ MORE

我在你的身边


我在你的身边,不管刮风下雨的日子,还是失意彷徨的时候。
我都会在你的身边,只要贴近你,就会温暖无比。

——手岛葵《家族的风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