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多少爱,输给了开不了口

changwen2016225

比如你喜欢一个人,他对你也十分好,但你始终看不清他的心,曾想试着走近他,可是发现也许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可是相处之后你又不甘心只是朋友,看到他和别的异性在一起又十分吃醋,在思想里做着斗争,纠结开口或者不开口。很多朋友...

READ MORE

初恋

changwen20151213

我在乡里算是不容易攀上的资格,然而还是跟着祖母跑东跑西,——这自然是由于祖母的疼爱,而我“年少登科”,也很可以明白的看出了。 我一见她就爱;祖母说“银姐”,就喊“银姐”;银姐也立即含笑答应,笑的时候,一边一个酒窝。 银姐的母亲...

READ MORE

犹疑

duanshi20151206

未见你时,我不悲伤,更不叹息, 见到你时,也不失掉我的理智, 但在长久的日月里不再见你, 我的心灵就像有什么丧失, 我在怀念的心绪中自问: 这是友谊呢,还是爱情? 当你从我的眼中消失的时候, 你的倩影并不映上我的心头, 然而...

READ MORE

男人爱女人的最好方式

changwen20151201

他们初次相遇时,他只是一个字幕设计师,尽管读完剧本后他的脑海中便会出现整部电影,但没有人重视他。而成绩优秀的她因为患上舞蹈症被迫放弃学业,成了电影公司的剪辑师。他只比她大一天,而她在拍电影方面的知识比他多得多。 她第一...

READ MORE

谢谢你没娶我

changwen20151021

1、 我们组织了集体相亲,粥粥却没出现,我回家去找她,粥粥顶着一头乱发来开门。 你不会还等着浪子回头吧?我问。 粥粥瞬间就冷了脸,浪子回头?他敢回来我砍死他。 真是人间怨侣。我哀叹。 粥粥和大莫当年也是我们学院有名的恩爱情...

READ MORE

给女儿的三张爱情底牌

changwen2015831

致全世界我最最爱的宝贝——皮皮: 老爸不知哪一天你才会真正读到这封信。唯一敢打包票的是,真到了那天,你保准会迫不及待地飞身出门,奔向某个打算带你远走高飞的毛头小伙,铁定没工夫理睬我这个啰唆的老男人。就像N年前,你的娘亲奔...

READ MORE

爱情与秘密

juzi2015815

有人说:真正的爱情,背后没有秘密。说这话的人,既不明白爱情,也不明白秘密。 from 《北京乐与路》

READ MORE

谁没有一些搁浅的梦想和爱情

摄影/野丫头

两个人分手了,最悲伤的可能是一条狗。
2013年的夏天,有天下班,大雨滂沱,我开车路过雁南路,看见我的小闺蜜段思思和她的古牧芭蕾在她家小区门口的站牌那拉锯战。
段思思要拉芭蕾回家,而芭蕾不肯,赖死赖活趴倒在站牌底下,一人一狗,形同角力。大雨里,段思思终于受不了,撒手把狗绳松开,蹲在芭蕾身旁边,哭得不成人形。
我在车里看着她们,缓缓开离,没有停车。段思思那一刻的脆弱不想被尴尬撞破,她那一刻难能放任的哭泣也并不需要被打扰。
我知道,芭蕾是在等周子恺。

大型犬芭蕾实在很大,站起来像一座大山,一座灰白色阴影温润的大山。
你能想像一座大山向你俯下身来的感觉吗?芭蕾很好客,每次我去段思思那里玩,它都要把我扑倒,伸出舌头在脸上或胳膊上舔上那么一下才OK。这算芭蕾的待客礼仪,它喜欢的客人哪个也躲不掉。芭蕾是只主意笃定的狗,你躲到哪它都会机智地找过来,直到完成它的贵宾接待仪式为此。
起初我很害怕芭蕾的口水,每次一去就东躲西藏,最后还是难免要受它伸出舌头温柔一刷。后来习惯成自然,知道死活躲不过,也就死猪不怕开水烫,每次进门我都特自觉地把袖子挽起,一截上好的胳膊伸到芭蕾面前,迎来狗国公主满意的眼神和深情一舔。
我想不出来娇小玲珑的段思思怎么会养这么大的一只狗,芭蕾的庞大身躯能盖了两个她。这种大型狗是很难打理的,洗澡、收拾它每天掉的狗毛,都是重体力活,连大便都要比别的狗多几倍,连我想一想都蛮心疼段思思。
幸好她后来交的男朋友周子恺,愿意照顾她和她的超级大胖狗,洗刷刷,喜唰唰。

芭蕾是只没有立场的狗,她明明是段思思的狗,却很快爱上了代替段思思每天遛它打理它的男主人周子恺。
我后来去段思思家玩的时候,芭蕾急匆匆舔过我,便火烧屁股地奔去同周子恺打闹了。
芭蕾最爱玩的是扔骨头,它一次次不厌其烦地把彩绳织的大骨头叼到周子恺手里,让他甩给自己,然后追着那团红绿满屋跑。家里不是什么宽绰豪宅,芭蕾体型又巨大,根本跑不开,总是一不小心,总是听见呯一下,抬头一看,狗头就上了墙。邪恶如我忍俊不禁,芭蕾呜咽一声,不以为意,爬起来继续快活地撒脚丫子奔。
那时候,段思思常常一边画她的小插画,一边抬起头看这对父女俩,眼神柔情蜜意。
芭蕾为什么叫芭蕾?我问过一次。段思思还没来得及开口答我,周子恺就抢着答:“跳芭蕾是段思思小时候的梦想呗!”段思思甜甜看过去,他俩相视一笑。
咳,这对伤不起的小情侣!
每次我走,小情侣必定手牵手出来送我,顺便遛狗。我每回从后视镜看他们一家三口,画面满满,自有天伦,心生感动。

段思思是自由职业,本来黑白颠倒没人能管,和周子恺好了以后作息就规律起来。
周子恺是银行柜台里的坐班族,朝九晚五。每天早上,段思思牵着芭蕾送他到门口站牌,下班时,美女和美狗又一同守在站牌下欢欣地迎接他回来。
芭蕾眼尖鼻子灵,总是窜得比段思思快,一只硕大狗头在周子恺周整西服上蹭来蹭去。
有天段思思突然吃了醋,问周子恺,我和芭蕾一同掉下水里你救谁?周子恺放声大笑,笑完了,答:“救你。”段思思立时很满意。马上又听周子恺说:“狗刨狗刨,有哪只狗不会刨?”段思思跃上周子恺的后背,挥着她白皙小拳头不满地哇哇大叫。周子恺嘻嘻哈哈地背着段思思往家跑,芭蕾在身后不知所以,快乐地左摇右摆跑起来。
那样的辰光多好。好到让后来回忆的人足够悲伤。

他们分手以后,段思思看起来还好,忧伤难免,倒也算平平淡淡,没有过过激行为。她只是时常怔忡。发呆的模样任人一眼看过去,谁也不知道她是浪荡到了有周子恺的过去,还是牵挂着没周子恺的将来。
有一天,我正在出租车上,段思思给我打电话,她兀端端地问我:“江朵姐,你说,爱情有什么用?”我想了想,答她:“爱情本来就不是拿来用的啊。”那是她和周子恺分手第二个月。
比段思思要失控的那个,是哀怨的古牧芭蕾。在它那样犟的狗脑袋里,根本就不理解为什么人的世界里分离和爱都可以是翻云覆雨的事情。它每天下午到了点就要冲出门去迎接它的男主人,它把狗绳叼到段思思手里,段思思不去,它一遍又一遍地塞给她,执意把她领到门边。段思思只好每天陪它在站牌站到天黑,再一人一狗慢慢走回家,累得身心俱疲。
他不会回来了。他不会回来了。永远不会回来了。你知道吗。
段思思耐着性子一遍遍给芭蕾讲。
芭蕾不明白。它睁着两只大大的眼睛,睫毛忽闪忽闪,凑过头来温柔而疑惑地地舔掉她脸上的眼泪。它不知道女主人为什么突然就哭了,人类的眼泪那么咸。

为什么失恋是那么痛苦的事情,人们还都渴望恋情?我不知道。
有一天我在段思思家陪她的时候,她家旁边的商场地下停车场里正发生劫车事件。
歹徒是个年轻男子,随手劫了辆宝马,车上有一个年轻妈妈和她幼小的儿子。歹徒没有伤人,但也不肯放人,他在车内癫狂呼喊,只请求到达现场的警察开枪击毙他。后来我们看新闻追踪才知道,男子不过是失恋了,万念俱灰,一心求死。
失恋的力量多可怕!有的失恋不过是剪剪指甲,轻松辞旧,短暂清盘,春风吹又生。有的失恋,却是剥皮拔骨,把整个自我轻贱地献祭到一个无人在意的神龛上。
为什么失恋是那么痛苦的事情,人们还都渴望恋情?
那天段思思在电视机前默然很久,突然作答:“或许,是因为爱着的时候实在太过美好,人们才不介意承受结束时的心碎吧。”
因为美好时太过美好,我们才在悲伤作别时依然对相遇心存感恩。

段思思后来交了新男友。他比段思思大三岁,段思思常常叫他老曹。
老曹有自己的公司,自己管着自己。公司比较成熟,他的时间很自由,每天早早下班回家遛芭蕾,给他的小女朋友做饭。
芭蕾那会偶尔还会奔去站牌,站那伫一会,一条静默的大狗,看上去有些呆呆的。也只是一会儿。它大概自己也不记得在找什么了吧?
老曹问过段思思是不是上过班,芭蕾似乎在等下班的人。段思思摇摇头,聪明的老曹便不再问了。
老曹对芭蕾很好。他喜静,自诩老年人,不爱跑动和过于激烈的运动,很少陪芭蕾奔跑游戏。但他对芭蕾的照料很上心,不用狗粮打发它,三天两头炖骨头和料理猪肝给它吃,很勤快地给它洗澡和打理毛发。芭蕾有天半夜不舒服地哼哼,段思思本打算天明再带它看医生,老曹坚持要半夜爬起来,带它出门去了自己的兽医朋友家。
段思思问老曹为什么那么喜欢芭蕾,老曹刮刮她的鼻子,笑着说:“因为我不在的以前,是它替我守护了你那么久啊,它把我的小公主守护得那么好!”段思思鼻子一酸,眼泪就差点掉下来。

老曹曾经历过什么样的伤心事吗?他曾爱过谁,被谁爱过,他在爱里又经历了怎样的恩慈和辜负,才成长成今天这样温厚柔软的人?
段思思猜想是这样的。
但她从来没问过他,以后也不想问。她得到了正当好的他,在她尚且算正当好的年纪。她对命运满怀感恩。这样深沉的感恩,足够让她宽恕曾遭遇的不舍离别。
和老曹在一起的日子安稳而幸福。老曹每天下午从附近的菜市场买菜拎回来用心做饭,他记得段思思生活里的很多喜欢和不喜欢。每晚吃过饭,段思思都在老曹的臂弯里和他头抵着头一起看一阵电视。而芭蕾,早已习惯跟过来,卧倒在他们身边,把它大大的脑袋架在老曹的腿上,很快就睡出满满一张狗脸的心满意足。

老曹曾经想给段思思报个芭蕾班,他说有梦想不如就去实现。
段思思摇摇头,微笑着拒绝了。
那时候,她想起很多事:五六岁的时候,她想要一个漂亮的玻璃糖罐,里面装满各式美味糖果;七岁的时候,她想要一条层层叠叠隆重过人的洁白公主裙;再后来,她希望能够成为一个芭蕾舞者,旋起脚尖,被全世界最静的那一束灯光照耀……
成长里,她有过那么多梦想,后来都能被轻易实现,但是她再也没有去实现过。因为过期的梦想,已经没有了意义。
过期,意味着不再被渴求,不再被需要。生命里会过期的东西实在太多,诺言会过期,眼泪会过期,爱会过期,等待一个人的心也会过期。
谁都曾经梦而不得,谁都曾经无可挽留,那么就允许生命里存放一些被搁浅的美好吧。
在那么多无可挽留的过期里,段思思想,惟有好好爱着当下,大概才是对自己最大的善待。

在接受了老曹在不夜城突袭的当众求婚、戴上了老曹亲手给她套上的订婚戒指后,段思思终于同意搬去老曹的房子里。
搬家那天,芭蕾很着急,见很多东西被搬上车,生怕段思思会遗落它,早早地就跃上老曹的越野车后备厢,趴好了便不肯下来。
车开离的时候,段思思扭头凝视了一会家门口那个熟悉的站牌。烈日凛凛,空无一人。
去年那个多雨的悲伤夏季已经过去,她和芭蕾都早已上岸,在时间的春暖花开里,所有的伤口竟也早渐次愈合。
这世界,四季交替太匆匆,春花谢了秋红。一个人,一只狗,原来没有谁会永远在原地等谁。
这是苍茫时光里,属于我们的残忍,也是恩慈。

(文/冷莹)

READ MORE

F君二三事

摄影/拍照的民哥哥

01

去年F君去日本出差,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姐妹们平时怎么发短信调戏男朋友?》各种答案直接笑喷。
正巧那天我换了新手机号,顺手给他发了条匿名短信:“老板,需要特殊服务吗?”
他没理。
我又发一条过去:”寂寞小野猫,热情似火,送货上门,包君满意。”
过了好久,他打电话过来,第一句就是:“你在家很闲吗?”
我特震惊:“你怎么知道是我?”
他说:“只有你才会这么无聊。”想了想又说,“我后天回来。”
“这么快,不是要下周吗?”
“临时有变。”
没过多久他同事来家里吃饭,聊到这次日本之行,同事说:“F连庆功宴都没参加,正事干完一秒钟没耽误地往机场赶,说家里没人,要回来照顾猫。”
他四处看看,好奇地问:”你们家猫呢?”
我的脸蹭一下红了,F夹了块红烧鱼放我碗里面不改色地说:“它胆子小,怕生。”
我恨不得把脸埋进碗里。

02

F君在外人面前那是十分严肃冷傲,人送外号Ice Man。而我恰恰相反,资深神经病,特别爱演,他经常骂我不当演员可惜了。
在外面吃饭的时候我突然停下来对他说:“姐夫,我们这样做对得起我姐吗?”
起初他还会和服务员一起露出被雷劈的表情,久了就习惯了,昨天还特淡定地回了我一句:“你姐在九泉之下会祝福我们的。”
有一回我心血来潮,对他说:“我要演痴心男二号。”
然后很快进入角色,对他咆哮:“我才是最爱乔一的人!我是不会把她让给你的!”
他在书架旁一边漫不经心地翻书,一边无所谓地回:“你拿去好了。”
我愣了,剧情不应该这样发展啊。
我说:“我今晚就带她走,永远离开你!”
他啪一声把书合上,冷冷地说:“你试试,她要是敢跟别人跑,我打断她的腿。”
靠!谁让你乱改剧本的!

03

家里楼上装修,每天吵个不停,我干脆去酒店开了个房安心写稿。
晚上F君来给我送饭,我两眼发光地问他:“我俩这样子像不像在偷情?”
他狠狠瞪我一眼。
谁知这厮一进屋就麻利脱衣服,我问他做什么?
他一脸正经:“动作快点,我老婆五点下班。”

04

出差回来,在机场接到闺蜜电话,失恋了哭得稀里哗啦。我拖着箱子陪她去喝酒。
说有始有终的爱情是人间异数,是天上掉馅饼,根本不能奢望它跟发盒饭一样,到饭点就人手一份。
回到家我特别伤感,抱着F君说:“我这人运气一向不好,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大概就是遇见你,所以我特别特别珍惜,长这么大唯一坚持下来的事情就是爱你。”
他说:“恩,你这么想我很感动,”顿了顿又说:“但是你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凌晨三点才回家。”
然后狠狠瞪我一眼,起身去厨房帮我泡蜂蜜水解酒。

05

我话很多的,经常在他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有天我突然问他:“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啰嗦?”
那时他在开车,眼睛看着前面的路,面无表情地回:“是挺啰嗦的。”
我有一点不高兴,原来他一直觉得我烦。
他忽然笑了,说:“反正得听你啰嗦一辈子,习惯就好。”

06

我和他是高中同学,他读书时和现在一样,嘴上不饶人,但心肠很好,一直很照顾我。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们当时都不太成熟,为一点小事就绝交了。
他去英国读书,好多年我们都没再联系。同学会上提到他,有人说无意中拨错号码,打他以前的手机号他居然通了,才知道这些年F一直留着原来的号码。
“在国外不是很不方便吗?”
大家都很费解,最后统一得出结论,大神的行为模式不是我等凡人能会意的。
没过多久他生日,我鼓足勇气给他发了条短信,抱着手机看了一晚,他没回。直到第二天下午他才发来回复,很疏离很客套的两个字:谢谢。
后来他回国,我带着一身孤勇来北京找他,我们和好,决定在一起。有一天我在书柜里找到他以前用的那部诺基亚N97,打开,通话记录和短信都删得干干净净,只有短信草稿箱还有东西,我点进去,里面存了几十条草稿。
今天在Asda碰到一个女生很像你。
Paul出了新专辑,听歌的时候感觉你就坐在我旁边。
长沙降温了,你记得加衣服。
我原谅你了,给我打个电话好不好。
……
最后一条是:我好想你。
时间是他生日。

07

去年在一个挺偏僻的山区做活动,人群中我被推搡着摔了一跤,腿正好磕在石头上,疼得眼冒金星。同事来扶我问没事吧,我爬起来拍拍手说没事,贴了两张创可贴继续工作。
回去才发现半截裤子都是血,一瘸一拐地去医务室,医生说得缝两针,但是医务所没麻药。
因为第二天还有任务,耽误不得,我心一横,缝吧,我忍着。
硬是忍着一声没吭。
同事在旁边看着,一米八几的东北大男人居然眼眶红了,他说哥真心佩服你。
我还挺不好意思的,说:“这算什么呀,我小时候做手术,比这疼一百倍都忍过来了。”
回北京F君来接我们,我一上车倒头就睡,中途醒来听同事在跟他聊天,说我早生个几十年肯定是刘胡兰。
“她在家也这么要强?”
F说:“不,在家很爱撒娇,经常看电影哭得眼泪鼻涕要我哄,跟个小孩儿一样。”
同事很困惑:“为什么?”
“因为只有在我面前,她可以不用坚强。”
我默默听着,突然鼻子一酸。
我以前在书里看过一句话,印象很深,说在人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我想这就是了解吧。

08

公司要做一个关于怀念青春的策划。
我给朋友们群发了一条信息:“你学生时代喜欢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收到各种答案:
“成了别人孩子的爹。”
“结婚了,生了孩子,昨天晚上梦见他,还是那样对我不屑一顾,好像不管我多努力,都追不上他的脚步,梦里很难过,因为他没有做错什么,他只是不爱我。”
“学生时代只爱黄冈模拟题。”
慢慢看下来,发现不小心也给F君发了,我倒也没报希望,他基本不回这种群发短信,等了好一会儿,他果然没回。
那阵子我们工作都很忙,我回家已经晚上十一点,他比我还晚。晚上睡得迷迷糊糊感觉他蹑手蹑脚地上床,帮我掖了掖被子。
第二天醒来他已经走了,我到公司才发现手机里有一条未读信息,打开,看到他的答案:
“成为我妻子,在我身边睡着了。”
凌晨两点四十五分。

09

跟F君刚谈恋爱那会儿,我对这段感情没有把握,他又是很固执的人,每次吵架都是我主动认错和好。
有一回我们吵架,他晾了我一星期,我厚着脸皮赔笑脸,可他就是不理我,那天正好车里在放张悬的《宝贝》,里面有一句歌词:“我的小鬼小鬼,逗逗你的眉眼,让你喜欢这世界,”
我说:“你看这歌词写的不就是你吗,跟个小孩儿似的好像世界都是你的。”
我自说自话了半天,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哽咽,心里委屈得要死,心想不理就不理吧大不了分手。
一路无话。车在我公司楼前停下,我正准备开门,身后的他突然拉住我,低头闷闷地说:“可是……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我眼泪刷一下就流下来。

10

我外婆年纪大了,脑子有些迷糊,全家只有F君能跟她沟通,我们都觉得特别神奇。有一年过年回老家,我帮妈妈做饭,F在院子里陪外婆聊天,我听到他在教外婆说英语。
“I love you,就是我爱你的意思。”
“你慢点说,矮什么?”
F很耐心地说:“矮——那——屋——有——”
外婆信心满满地点头:“记住了!”
晚上吃饭我故意问外婆:“听说你会说英语了?”
外婆很高兴:“小F教我的。”
F歪着头问她:“我爱你怎么说?”
“矮……矮……矮……”她想了好久,终于想起来了:“矮隔壁有!”
一桌人都被逗笑了。
夜里我出来倒水,看到外婆屋里的灯还亮着,以为她又忘了关灯,走到她门前,看到她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捧着外公的遗像小声说:“老头子,爱隔壁有。”
……
那晚睡觉F抱着我说:“外婆很孤独,我们要多回来陪陪她。”
我突然很想哭。
不熟悉F君的人都觉得他很冷漠,寡言少语像块石头。
只有我知道不是。
他很温柔,是我见过最温柔的男人。

11

领证的前一晚我问他:“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他答:“不记得了。”
“可是,为什么是我呢?”
“为什么不是你呢?”
“我很小气,又爱吃醋。”
“我也是。”
“我怕自己不值得你喜欢。”
“我也是。”
“我没怎么谈过恋爱,不知道爱情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他温柔地握住我的手,“但我知道,一想到能和你共度余生,我就对余生充满期待。”
16岁时我们共用一个课桌,胳膊与胳膊相距不过十厘米,我的余光里全是他。
26岁时我从清晨醒来,侧头看到阳光落在他脸上,想与他就这样慢慢变老。
也许这就是爱情吧。

选自/乔一《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READ MORE

爱情之雨

摄影/special-囡

你是我枯水年纪里的一场雨

你来的酣畅淋漓

我淋的一病不起

from 青慕《青慕三行情诗集》

READ MORE